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北京政府容让保守力量长期甚至永远享有政治特权,亦令香港社会内的改革力量因感到受长期压抑和压迫,从而产生对现制愈来愈强的抗拒感,亦造成与保守力量之间和与北京政府之间,愈来愈尖锐的矛盾。这种矛盾冲突就是香港社会陷入分裂的根源。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否定三权分立,表示“行政长官具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就是说中共透过行政长官,将权力凌驾于香港三权之上。
隐性权力腐败亦称公共组织权力腐败,其社会危害性之大并不亚于显性权力腐败。为识别和遏制隐性权力腐败,本文简单剖析了它的特征和危害性。
言论自由的程度或者边界,要从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目的出发,通过衡量言论的社会价值及其可能产生的危险或者造成的侵害,得出妥当结论。值得宪法保护的言论,不成立犯罪;宪法不保护的言论并不直接构成犯罪,只要同时符合刑法规定的构成要件,且具有违法性与有责性时,才成立犯罪。
法学界对寻衅滋事构成一个“口袋罪”已经是共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可以用这个口袋罪来剥夺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它的后果是导致公权尤其是地方公权的严重滥用。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每次独裁者对良心犯的审判都会载入史册一样,2015年6月19日,千年古城广州会记住这一天,独裁者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非法审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某一天,历史与良知会对当下的施暴者予以正义的审判!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于权力的公共性严重缺失,民众对国家权力的参与和分享严重匮乏,社会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和规范严重缺位。这才是中国国家权力现代化的真问题,也是特殊的难题。
控告人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正在审理的杨茂东、孙德胜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指控明显不能成立)杨茂东的辩护律师。被控告人甘正培、梁夏生、郑昕、罗成、鲁肖非法剥夺辩护律师诉讼权利,非法拘禁(超期羁押)当事人,已经涉嫌严重的违法犯罪。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