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南海仲裁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启动的强制性争端解决程序。菲中两国皆为该条约的缔约国,有法律义务执行仲裁裁决。不执行裁决结果,当然违反了国际法。强制仲裁是《公约》的一个创举,允许争端一方单方面起诉另一方。中国目前的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海洋法争端解决机制,或将导致整个海洋法律体系的崩溃。
法院的判决终于下来了,判我有罪原是意料中的事,我也不在乎判我多少年,因我一直以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坐牢而荣。但我还是要上诉,不是希望改判无罪或轻判,而是我必须表明我的态度,以及表达我的心声。
法院的判决终于下来了,判我有罪原是意料中的事,我也不在乎判我多少年,因我一直以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坐牢而荣。但我还是要上诉,不是希望改判无罪或轻判,而是我必须表明我的态度,以及表达我的心声。
在事实层面,本案所涉款项的去向、金额等关键问题并未查清;在法律层面,被告人的行为完全不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本案所涉款项性质是基于被告人个人信用基础上的民间借款,不具有刑法意义上应予追诉的社会危害性。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夏霖律师完全是无罪的。
我看见,其他人摘掉首饰,就扔进垃圾桶里。一个女的哭着说:求求你帮我保存这个戒指吧,这是我的结婚戒指。女管教恶狠狠地说:扔了!到这来还说结婚戒指,有本事别进来!
天津警方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律师和家属进行了抓捕。警方企图让律师帮助警方指控当事人家属有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而且对没有任何违法之处的律师搜包,扣检手机,还威胁律师要求退出709辩护。其中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被警方带到门头沟永定镇派出所后,遭到4男一女的野蛮殴打,其暴行令人发指!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下简称“煽颠罪”)本身,即是与人类文明趋势相背的:煽颠罪是反宪政的。宪政的核心要义是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议会政治政党选举乃宪政的应有之义。既如此,则政权之更替或曰颠覆,势属必然,未闻有宪政国家而由一党始终垄断政权者也。即令某党或长期占有之,他人谋和平颠覆,亦无不当。
“将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私有财产等公民基本权利的决定权划归独立的司法系统已经是宪政国家的常识,它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保护基本人权,降低维权成本,建立政府执政为民的公信力,为执政者寻求稳定的合法性基础。”这必然能为我国的现代刑事司法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
“政治不会对最高法院产生影响。在描述一个大法官如何裁判一起疑难复杂、备受关注的大案时,‘政治化’不是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意识形态’更不合适。法官之间的分歧,还是用方法论的差异或司法理念的不同来描述更好一些。最高法院不是‘政治性法院’……”
巴维特教授关于宪法权利的结性视角,展示了一幅更为严肃的宪政图景:充满内在张力的结构性条款,以及不再为满足个人私欲要求而是追求规范政府权力的权利条款。这有助于我们认识那些长期被视为“个人”之物的宪法权利的公共价值—规范政府权力、促进民主政治、营造公共空间,以及培养真正的现代公民。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