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2015号8月29日,中共人代会常务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九), 新增的9种行为由行政处罚改为刑事责任条款,其中第120条新增的私藏恐怖主义禁书罪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该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我们从法律条款解读来看看为什么这2个条款会引发极大的舆论反弹。
中共在1949年建立远超传统专制的极权主义政权之后,在镇反、反右、土改、文革等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把株连做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制造了空前的人间惨祸。文革结束之后,阶级斗争思维、蔑视法治人权的一贯手段并未结束,尤其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株连亲友甚至未成年亲属的做法,数不胜数,进入21世纪后更越演越烈。 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被中共当局从缅甸跨国追捕,抓回内蒙,令中共的政治株连再受关注。一人犯罪,家族成员也受牵连、受惩罚的制度,在中国传统的皇权专制体制下长期盛行。令人愤怒的是,中共近年的株连邪风有越演越烈之势。 秦始皇的《焚书令》中就有“以古非今者族”的规定,“族...
长年累月的挫折和打压,都不能阻拦许志永作为一个公民,而不是臣民,高傲地站立!如今,当局对许志永的审判和判刑,同样非但不能摧毁他的道德形象,恰恰相反,体制是赔上国家司法的信誉,为他和他倡导的新公民运动,树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正是这些可亲可爱敢于和不受限制的公权的斗争,使得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7月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打压律师行动。一个黑色的七月,还没有过去,黑云正笼罩着中国大地,欲摧毁人民的正义和良心。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虽然在野蛮的建三江均被殴打致骨折,但从精神品质上讲,他们的硬骨头依然是固若金汤,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座灯塔上的亮光,照亮了很多人追寻普世价值的路,激励着追求自由的人们勇往直前。
美国的法律自由来自五月花号公约、英国的学徒制、布莱克斯通著作、殖民地宪章与普通法制度,但美国律师群体不拘形式与传统,积极反思,勇于创新,通过其制宪杰作和法学院创制,赋予自由以更加清晰的法律形式和更加有力的辩护群体。
法的目标是和平,而实现和平的方式却是斗争。在从权力政治走向权利政治的过程中,对中国律师来说,为权利和权利政治而斗争是为职业声誉而斗争,更是一种职业担当。回应中国政治史上的这个重要转型,抛弃将参与政治等同于成为权力部门成员的传统思维,用更为开放的心态投身到权利政治的历史潮流中,中国律师才真正有希望赢得未来。
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们不会画地为牢、作茧自缚,我们将以辛劳、汗水、鲜血乃至我们的生命奉献在自由这个伟大的祭坛之上。我们将聚集在这里,践行着我们的祖先亘古不变的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正是这种传统的力量促使我们下定决心追求创新,变革社会,点亮蜡烛,照耀未来。
北京律师黎雄兵欲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前往美国芝加哥参观访问,被禁止出境,理由为出境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黎雄兵律师问“可我没做什么!”边检或特务答复“但你心里怎么想,大家都知道!”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