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奉劝那些阻止公民提出立法建议的相关人员,阻止行为已经涉嫌对公民监督建议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法律实施的阻挠、已经涉嫌对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党的领导地位的否定,所以已经涉嫌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已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相关人员,应当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总之从《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比照原来条例的新变化中,我们看到当局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地下天主教和其他一切地下宗教的镇压更加地“有法可依”、打压处罚和控制约束更加地具体化、明晰化,家庭教会等地下宗教团体在法律上的生存空间已经丧失殆尽。
哪一个律师不想当庭胜诉,可当强权介入司法,法官成了执政党的奴仆时,律师的公民权利就成了抗争的底线,案件的博弈成了制度转型的博弈。少数律师英勇地站了出来,成了时代的弄潮儿,我们为他们点赞!虽现有恶法压顶,我们与他们一路同行。
我们有幸生在社会如此深刻变革的“特别时代”,当意识到刑辩律师神圣的职责与使命。刑辩律师最具“法律骑士”之气质,但绝对不应该是“孤独斗士”。我们理当团结起来,抱团取暖,追求光明。——正义等不来,你我当“为权利而斗争”!
我们都对会承担的历史宿命有认识。对未来的时代,他、我还有许许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们都注定是垫脚石、铺路石。接受这种历史的卑微,是我们的荣光。
通常所谓诈骗罪,必须具备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实现途径是虚构事实骗取受害人信任,致使受害人作出错误的财产处分决定,向诈骗人交付财物。而迄今为止,检方罗列的四位受害人,至少在本案发生之前,没人认为自己被骗,也没人认为夏霖想要恶意侵吞他们的财产。既无欺骗,亦无非法占有,怎么诈骗了?
自习近平上台后,如同拆毁近2000座十字架标志着当局对官方三自会的镇压、控制与改造一样,这次新《条例》的发布及未来的实施,则标志着当局对家庭教会的强力镇压,起码在立法上,当局已经通过办理登记、基层管理部门、临时活动地点、境外培训、神学院、教会教职人员等等方面全然杜绝了家庭教会的生存空间,未来中国的家庭教会的宗教自由形势会非常严峻。
通过违宪审查,在不同时期基于宪法的“高级法”背景对具体情境下的个人权利或增或减,不会对在先价值本身构成颠覆,反而在宪法传统中积累起丰富的对于正义的法治主义的理解和遗产。
9月4日立法会选举,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个人龙最长的票站。9月4日立法会选举投票率高达58%(其实依然远比邻近国家低),翌日结果尘埃落定。非建制派(党外)出乎意料地赢得35个分区直选议席中的19席(比上届多1席),得票率(不论胜负)55%(与上届相约),守住了直选议席过半,阻挡住共产党发动建制派议员修改议事规则以杜绝拉布的阴谋。 非建制派(党外)更一举保住了5席超区议席中的3席,得票率58%,以及取得传统功能组别30席(其中12席早已由建制派自动当选)当中选民基数较多的8席(教育、法律、会计、医学、卫生服务、建筑、社会福利、资讯科技),亦即取得全部功能组别35席中的11席(比上届多2席)。...
赵律师在法庭陷罪,问题出在立法上。因为306条有个逻辑悖论,它预设了控方的证据是客观、真实的这样一种虚拟的属性,一旦改变它或者挑战它,就意味着伪证。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