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武汉维权人士王芳在会见律师中讲述了她被逮捕的过程。2015年7月25日她跟朋友一起吃饭时因穿印有“维权抗暴,公益良善”的T恤衫声援屠夫吴淦,而于7月28日被抓捕;因其不配合,她被从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最后被正式逮捕。 武汉案情况通报——王芳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刘正清 【武汉案情况通报】前天2015年9月15日(星期二)下午本律师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王芳,其涉嫌的罪名是寻衅滋事,2015年9月14日正式逮捕,2015年9月15日下午3点宣布逮捕。她说:“2015年7月25日跟朋友一起吃饭时因穿印有‘维权抗暴,公益良善’的T恤衫声援屠夫吴淦。...
维权人士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不仅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其间还遭受虐待,作者撰文为他们呼吁。 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四个月 贾榀 今日受朋友之托,来到赤壁市看守所,给四位在押的民运人士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陈剑雄每人存了五百块生活费。袁小华湖南益阳人,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后停薪留职到广东发展,几年前开始参与民主维权运动,对广州的同城街头活动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黄文勋90后广东惠州人,2011年开始在广州深圳等地开展街头活动,极其坚强勇敢,百折不挠!袁奉初和陈剑雄都是湖北赤壁人,2012年开始活动,在广州南周事件中积极参与抗争,多次上街拉横幅宣传民主...
转自吴魁明律师微信朋友圈 【刘正清通报隋牧青案情况】隋牧青律师于2015年7月10日23:40,被广州番禺区南村派出所以寻衅滋事名义带走。第二天即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在何处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处留有几份刑事授权委托书,嘱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师,其被抓后我恰好在珠海为“华藏宗门”案整整开庭一个月,庭审结束后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于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签署委托书给我申请会见。当天我持隋妻委托书及家属关系证明到广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会见,该值班警察电话请示有关部门之后便要我到该局信访室办理。我到信访室说明来意之后,...
维权律师李和平7月10日被几名不明身份人员强制押走,妻子王峭岭四处找寻其下落,至今无音讯,但7月18日,“新华网”首发《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一文,称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等人为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文被众多媒体转载。为此王峭岭对新华社、新华网、人民日报等九家机构提起诉讼,指被告作为新闻媒体单位,严重丧失新闻报道的独立性、客观性和严谨性,干扰了后续的检察院的审查,情节十分恶劣;要求被告删除其报道中与李和平有关的部分,并进行书面道歉。 民事起诉书 原告:王峭岭,女,43岁,汉族,河南省郑州市人,住大兴区亦庄开发区悦廷茗苑2号楼2单元301室,电话:1391104...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北京独立制片人杨伟东于7月15日与妻子和母亲乘火车准备前往香港旅游,但其母亲薛荫娴被海关阻止出境。次日,杨伟东到国家体育总局门前以裸体举牌的行为艺术方式表达抗议,7月18日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薛荫娴是已退休的国家体操队保健大夫,因反对和抵制使用兴奋剂长期受到国家体育总局某些官员的迫害。 呼吁尽快释放独立制片人杨伟东 张博树 7月18日,北京独立制片人杨伟东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消息传来,令人惊诧、气愤! 近年来,杨伟东倾尽个人财力,拍摄纪录片《需要》,为积累素材,杨伟东采访了几百位中国知识分子,在香港出版《立此存照》,迄今已经出到第四卷。我曾为他的书作序,其中谈到...
【王宇律师一家3口失联】7月9日凌晨四时左右,大约二十到三十名警察以抓吸毒人员为名,包围了王宇所住的单元楼,带走一人。 具体是谁小区保安称不知道。 来广营派出所接待警察面对询问言辞闪烁,不回答是否在此,只说关心询问者和王宇是什么关系,并且让等,等二十四小时。从警察对询问者的态度和她的神态上,询问者个人分析:王宇还在派出所。另:派出所门外有几辆车像是国宝的车。 女警察和询问者说话时总是不自觉的抬头看身边的另一个警察。 (转自李方平律师发表微信朋友圈)
被拘留37 天、于4月13日被取保候审释放的女权人士李婷婷,撰文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她的个人物品,尤其是她的小米手环。为什么小米手环对她如此重要?本文详述了她和送给她手环的好朋友Amen之间的情谊,以及在她被抓之后Amen为营救她所做的十分努力。 女权无罪,请给我一个扣押我的手环的合法理由 李婷婷(麦子) 我要我的黑色小米手环,上面写着“女权主义是宇宙真理”的那一个,它现在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扣押了。 22日,我撰写的控告信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屏蔽,那上面罗列了我以及连同我的朋友和室友被扣押的物品,我仍旧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我的个人物品,尤其是我的小米手环。...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被羁押6个月,当局至今不允许律师会见。2015年4月27日,苏昌兰的丈夫陈德权要求公开苏昌兰的身体状况信息,但其诉讼请求被佛山市南海区法院驳回。苏昌兰的哥哥为此撰文,称妹妹因其维权活动而惨遭当局迫害,并称当局所为为黑恶暴政、灭绝人性、丧尽天良、令人发指。 维权金刚女 生死被秘密 ——记苏昌兰惨遭政治迫害 苏尚伟 我的妹妹苏昌兰由于长期关注弱势族群的维权,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声援人类文明社会福祉,宣传宪法的法治精神,呐喊依法治国的声音,传递国际人权公约信息和理念,惨遭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迫害。 2015年4月27日下午4时30分,...
在被拘留37天后,王曼、韦婷婷、郑楚然、李婷婷和武嵘嵘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释。她们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而是继续作为“犯罪嫌疑人”。她们目前的状况涉及到几方面的限制和管束,包括: 行动自由; 通讯,以及 可能接到传讯以进行进一步调查。 当 局应该无条件释放五位女士 。“取保候审”就像悬在五位活动人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法律上随时可能依着当局的意愿对公民行动进一步打压。鉴于中国政府正寻求用成文法律手段来解决家暴问题,试图阻碍公民行动只能使其为解决中国面临的严重社会问题而做出的努力付之东流。 “取保候审”简介 * 这一被称作“取保候审”的程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