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2月12日是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案由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长的三个月审限届满的日期,其辩护律师刘晓原询问佛山中院是否收到最高法院延长审限的批文,该案审判长称还没有收到,可能在邮寄途中。律师说没有收到批文,现在对苏昌兰的羁押就是超期羁押。鉴于中院从没有给律师提供过高院批文的复印件,律师质疑中院是否向最高法院申请过批准延长审限并取得了批准。 苏昌兰于2014年10月27日被刑事拘留,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今已被羁押二年零三个多月。 苏昌兰煽颠案,没有收到批文,延长羁押就是违法 刘晓原律师 到昨天(2月12日)止,苏昌兰被控煽颠案由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长的三个月审限届满(按佛山中院说法...
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闻”突然发布的关于江天勇以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已认罪的报道发表声明,揭露官方的谎言和对江天勇的构陷,并认为江天勇可能遭到严重的刑讯逼供。 关于江天勇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声明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点47分“澎湃新闻”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此,我表示震惊及强烈谴责,并郑重声明如下几点: 1. 江天勇失踪后,家人和律师一直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失踪,当局皆拒绝受理并设置各种障碍,家人在此期间从未获得任何来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处也没有任何家属在场。...
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的四名助选志愿者徐佩玲、崔福芳、范桂娟、戴中耀,于11月13日在杨浦区第115选区向选民发放《冯正虎向选民拜票》的宣传单时,遭到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留,其手机都被浸泡在水里毁坏。就此,他们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并要求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违纪责任。 上海助选志愿者徐佩玲等 4 人申请国家赔偿 【冯正虎按语】上海助选志愿者徐佩玲、崔福芳、范桂娟、郑培培、戴中耀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11月13日在杨浦区第115选区向选民发放冯正虎的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遭到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留,...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自11月21日失联后,其家人及家人委托的律师始终未收到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而官方媒体却大肆对江天勇进行抹黑,进行舆论误导,两位律师就此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公安部门和媒体的非法行为,并将采取法律行动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覃臣寿、陈进学关于江天勇案的律师声明 一、江天勇家属及其委托的律师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进学、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覃臣寿,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江天勇失联至今,没有获得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 二、至今没有任何官方机构依法告知家属及律师有关江天勇涉嫌的罪名、关押地点、侦办机构及办案人员姓名和联系方式、其人身是否安全、是否遭受酷刑等,...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在羁押期间遭受各种非法对待,包括被单独秘密关押半年、不准其妻委托的辩护人与其会见、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被威胁与恐吓、被带上死刑犯的手铐脚镣、最长两百多天没有放过风等,其辩护律师致函天津市检察院,要求就有关事项进行调查,并对违法单位和人员予以查处。2015年5月20日,吴淦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而被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罪批准逮捕。 燕薪律师致天津市检察院的控告函 控告人: 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1101200510330274,系,吴淦的辩护人,联系电话:15110279280 控告事项:...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在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告知妻子购买了车票准备回京,但此后逾24小时失去联系。鉴于江天勇在从事人权工作过程中,曾多次遭秘密警察的绑架;鉴于“709”之后越来越多的律师遭遇强迫失踪及酷刑,江天勇的妻子呼吁各界关注此次江天勇的失联。 江天勇妻子:丈夫失联逾 24小时 我丈夫江天勇律师几天前去湖南长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逗留期间,他陪同陈桂秋及谢阳的辩护律师张重实、蔺其磊及律师同仁马连顺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 11月21日北京时间22点22分,江天勇告诉我,...
11月14日,竞选上海杨浦区人大代表的维权人士冯正虎在其居住地小区内发放向选民拜票的宣传单时被警察带到派出所,接受连续24小时的审查后于次日获释;其间,其家遭搜查,一台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被扣押,释放时手机被扣押。而在前一天下午,冯正虎的助选志愿者徐佩玲、崔福芳、戴中耀、郑培培、范桂娟因发放《冯正虎向选民拜票》宣传单均被五角场派出所警察带走,14日每人被处以行政拘留五天的处罚。 冯正虎被释放,徐佩玲等其他5人拘留5天 今晚5点多我在上海五角场派出所被释放。谢谢诸位朋友的关心。 从昨天下午5点,我接受连续24小时的审查。今日下午1点半许,我家中遭搜查,一台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被扣押。我释放时,...
这3天的限制,我不仅不能正常生活,反而被他们拦截、软禁,并被强制送到派出所审讯,还被扭伤了胳膊、手腕。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胃部、胳膊、腰部一直疼痛。我不断在想:以后还有什么敏感的日子?我知道这种经历将不断重复。
82名来自全国不同省市的律师联名发表谴责书,谴责天津警方非法剥夺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诉权及其辩护人辩护权的行为,以及抓捕四位被羁押人士的妻子和与妻子们合影的四位律师的非法行为。6月6日上午,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维权人士戈平的妻子樊丽丽、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展示上写表达对丈夫支持的红色水桶,11时45分左右,四人及她们委托的四位辩护律师及摄影师等人相继被警方带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直至7日凌晨3时许,他们才陆续获得人身自由。谴责书要求天津市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
2016年6月16日,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及创办人林荣基公开发声,披露他被中央专案组拘留8个月的恐怖经历。林荣基是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失踪事件的五名当事人之一。去年秋季,他们陆续失踪,之后被证实身处中国大陆并受有关当局控制。林荣基说,在此期间,他被提审近30次,不得聘请律师,2016年2月底凤凰卫视播放的其认罪片段是他在被当局逼迫下按照要求做的,“有导演,有台词”。 据林荣基在记者会上所述,他是在2015年10月24日过深圳海关时被拘留,翌日被戴上手铐、眼罩及鸭舌帽,乘了近14个小时的火车被带到宁波。其后约5个月,他被关在一个“大建筑物”中一个不到300平方英尺的房间内,被24小时看守。...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