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儿童

表面看改革开放30年,威权体制看上去风华正茂。但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而河流中,公众认知,社会心理,经济形势和政治规则都已发生巨大变化。威权体制这个泥足巨人已经无法跨过这条河流,将被自身的重量所压垮。威权体制的冬天已经来临,北京之春还远吗?
中国随处可见的校园性侵、职场性骚扰及“权色交易”腐败案中,受害者或其监护人大多失声,甚至仅仅以“多名女性”等概略称呼替代。假如没有发声的机会,即便施害者被判服刑,那些被“不声不响地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的受害者,那些仅仅被用来修饰贪官多么腐败的“多名女性”,只能是永远的受害者。
不论官方基于何种目的,若迷信暴力,以国家强制力驱赶外来人口,对付其公民,这是在为“新时代”制造大量的“低端”反对力量,他们将奠定大规模社会运动和社会抗战的阶级基础,并有可能涌现组织者和领导者,从这个意义说,“新时代”极可能会爆发社会运动。
这些通常很难集结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在十九大刚刚开过之后的这个时点空前一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习近平嫡系班子成员的无知、无德和傲慢造成的。这种对上和对下两种态度的鲜明对比怎能不激起民愤?而这样的民愤怎么可能不波及到这些官员的保护人习近平?
北京市要驱赶几百万所谓“低端人口”,是习近平的既定方针。我不大相信,这一次社会舆论的谴责,能够改变这个既定方针。这种靠军令状来治国的路数,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对整个中国带来什么影响,会对中国的国际形像带来什么影响?这是北京的当权者不能不面对的问题。
安徽蚌埠蚌山区法院今天审理了安徽维权人士张林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当庭未作宣判。张林的母亲段瑞华说,原定出庭为她儿子张林作证的三位证人,被警方控制在他们入住的招待所,无法出庭作证,他们是 李文革 、 钱进 、 王庭金 。 张林是资深活跃人士,今年7月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拘留;今年4月, 许志永 等20多位律师和维权人士,在合肥举行了包括24小时绝食在内的一系列示威活动,抗议警方把张林10岁的女儿 张安妮 从她刚开始就读的当地小学带走。 张林的两位律师 之一 的 李方平 告诉 中国人权, 辩方认为检方提出的一些所谓“事实”是捏造的,...
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审议中国履行《儿童权利公约》情况的第二天,中国代表团在回答委员提出的各种具体问题时,一再引用法律条文规定和统计数字,有时还举个人的例子加以说明。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的专家向中国提出的问题,涵盖许多领域,包括6000万农民工留守儿童的权利、少数民族儿童获得教育和宗教自由的渠道、互联网是否被用于传播《儿童权利公约》的信息,以及对儿童的虐待等。 中国代表团回答的内容包括: 关于农民工子女教育:中央政府已经在较发达地区投入了更多资源以促进公平教育,在这些地区,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已基本解决。 关于未成年人的宗教自由:中国从未限制未成年人的宗教自由;宗教信徒可以自由从事信仰活动,...
【问责】5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发生了一起小学校长带该校6名女生开房的恶性刑事案件。万宁市公安局对社会公布办案情况,称案件受害人“处女膜未破裂”、“未被强奸”。 “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发表公开信,对万宁市公安局的办案能力及其职业操守提出质疑,认为其涉嫌渎职,呼吁对其问责。
艾晓明的文章介绍了谢贻卉所拍摄的讲述中国少年劳教犯的记录片《大堡小劳教》。谢曾和谭作人合作完成四川地震中学受难校调查报告。谢的纪录片跟着《四川日报》原记者、右派老人曾伯炎来到四川省峨边县大堡镇的劳教农场,采访了包括生还者在内的众多证人。从1957年开始,中国学苏联改造流浪儿,把劳教对象扩展到未成年人。被送到那里的10至17岁的青少年高达四、五千人。到1961年停止这一做法时,数千人因饥饿、疾病而死去。文章称该纪录片“充满了有关劳教罪恶的知识”,不仅为这段鲜为人知的极权劣行提供了活证据,具有历史意义,“而且,特别在今天有关终结劳教制度的决策依然犹抱琵琶的时刻,它更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张林】姚诚是张林的朋友,是张林在合肥借住房子的主人。他说,合肥警方在没有预先告知、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进入他的房子搜查,还将张林10岁的女儿从学校绑架带走关押,其所做的一切只能说明他们不仅非法,而且没有人性。

页面

订阅 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