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做个新时代的公民,别做臣民草民,关心起一些事情,承担一些事情,才无愧于历史的方向。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不必等候火炬。我现在就希望自己做个小萤火虫,虽然小到亮起来的光连照到另一个萤火都难,但还是觉得坚持会有希望。
2019年会是动荡的一年,中美之争会否进一步恶化,明年的发展会是关键,这也会直接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我希望在2019年9月28日那一天,曾参与伞运的市民能再次去到现场或附近的公共空间,好好聚聚,讨论香港民主运动还未处理的一些问题,展望未来可如何部署,好让我们能加添力量及信心去坚韧地走下去。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中国人权简讯 2018年12月7日 中国人权敦促国际社会关注32名被拘佳士工人和支持者 11月9日和11日,中国当局继续对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要求建立独立工会的支持者进行打压,在北京、广州、上海、深圳和武汉五个城市抓捕了18人,包括在北京大学校园内暴力绑架2018届毕业生张圣业。北大校方对警方进入校园抓人和施暴未采取任何阻止措施。 今年5月,佳士公司生产焊接设备的工人开始要求组建独立工会,以解决工作条件恶化和工资不足问题。 6月,数名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殴打并被工厂解雇。 7月,被解雇的工人试图进入工厂上工,但被警方带走拘留,由此引发了工人们的抗议活动。...
九位被告的伞运参加者,全都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来争取中央不要再拖延在港推行全面普选,兑现早已许下的承诺。中央政府却始终拒绝在港落实民主,还千方百计去扼杀特区的核心价值。若要追究伞运发起者的责任,对象绝不是九位被告,而是中央及特区政府。
“哪有先生不说话”,这句话令人感动,感伤,也令人振奋。像许先生这样的敢于说话的人,在今天的中国还是很少,但是反抗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有这样的少数的存在,自由的火种就存在;只要火种还存在,星火燎原的可能性就存在。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以前就知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但现在,在一些官员看来,认“理”的人,恰恰就是“刁民”。民讲理,官讲法,官民对立。民思乱,官维稳,怎么共度时艰?可叹!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谁能告诉我,企业怎么活下去,未来的路在何方?!
张海涛非常平静地跟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已判19年,10年也是从轻,一年也是从轻,牠还有10年的命吗?我何必要去争取这个从轻呢?”“牠还有10年的命吗?”在我的心里共鸣。我不仅放弃了劝他妥协的念头,反而坚定支持其坚守和不认罪的选择。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