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史无前例,无车可鉴——周保松在他为数不多谈论这场运动的文章里如此形容“自由之夏”。今次运动跟五年前的雨伞运动,无论规模以至行动模式,都不可同日而语。这种遍地开花的状态,是整场运动至今最大的成就。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香港逐渐不一样了。政府透过法律机器来针对这些年轻人。很多年轻人仍天真的相信法律是公义的,但是他们可能不了解,单单司法独立是不能实现真的公义的,只有法治没有民主是没有办法稳定的,这几个东西是互相依赖的。林郑让很多年轻人轻易变成犯人。
这首歌生逢其时,紧扣心弦,悲怆不失激越,不仅在香港唱开来,而且正在香港以外的地区传唱。看看歌词,显然,歌曲与香港反送中风暴爆发以来的主流民意吻合,有香港网民形容此歌“旋律悲壮,歌词振奋人心”。
香港民众反送中兴起后,习近平既拿不出可操作的有效方略,又不肯遵循历史趋势顺应民心潮流,只会一味躲于幕后令林郑月娥前面顶缸。凸显他没有应付复杂突发大局的经验和伐决断的能力。
香港问题似乎无解。其实“正解”只有一个:答应年轻人:撤例,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此次事件,进而启动政改,实行普选。与青年为敌就是与未来为敌。老家伙们毕竟先他们而去。老夫永远记得四十年前复旦诗会上的一句诗:“时代的出路只有一条:跟着青年走!”
自由、平等、公正,都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近年香港人却发现,这些价值“原来会不断被剥夺、打压”。现在香港人正在打的,是一场捍卫人民良知自由公义的持久战,在许多人心目中,《愿荣光》已不仅是抗争进行曲,更是“香港之歌”,甚至是香港“国歌”。
反送中运动持续近3个月,在前线奔走提供被捕示威者法律协助的义务律师,全港将近200人。他们之中,有执业10多年的大律师,其他则是入行不久的年轻事务律师,也有法律系学生参与其中,彼此相互合作,组成义务律师团。
香港无大台抗争是一场民主、自治的抗争;是一场青年人的抗争;是一场高科技、高智商的抗争;是一场知识的抗争。它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崭新的社会运动新模式。特点有:第一,是对2014年雨伞运动的反思和扬弃;第二,借助因特网构建交流平台;第三,青年人走上政治舞台;第四,人民战争。
如何在香港争取民心呢?答案很简单,必须理解现代文明,尊重现代文明。进而言之,必须具有同理心,尊重港人的生活方式,尊重港人所珍惜的政治和社会自由。这可能是平息香港事件、解决香港问题应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