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参与六四烛光集会人士眼泛泪光(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六四”30年来第一本记录“六四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该书的编者是旅居澳洲的民运人士孙立勇,由美国劳改基金会赞助,明镜出版社出版。 “六四抗暴者”指被当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体。他们在89民运期间,在军队进城后,以及“六四”镇压前后,拦截车辆、烧军车、号召市民反抗、号召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用堵塞交通等各种形式对当局的镇压进行抗议的人,多为普通市民。 该书作者孙立勇表示,“六四抗暴者”是1989年民运和六四镇压中结局最悲惨的群体,他们被判的刑期最重,关押出狱后遭遇最惨,最不受国际社会关注。 他举例当年19岁的赵庆,...
六四血腥镇压已经过去30年,许多往事已经淡忘了,但6月4日当天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却一直刻骨铭心,挥之不去。现在把它写出来,以纪念六四国殇日——中国现代史上那个令人心悸的日子。
读曹旭云先生自传体《爱尔镇书生》,见证一个学人为真理上下求索,重现上世纪80年代惊涛骇浪,让人唏嘘,感人泪流。人生分三大段:体制抗争,八九参与,商海搏击。贯穿其中主线是追求自由,所作抉择彰显风骨与操守。
三子作为占中发起人,每次提及占中,总是强调“爱与和平”的原则,而这亦是所有占中参与者所坚守的宗旨。所以说,纵然占中构成了他人不便,却没有造成过度破坏,故绝对是合乎比例的抗争行为。无论判刑如何,笔者每晚都会点起烛光为九子祷告,直至他们最後一人也出狱为止。
在法官宣读刑期时,各被告均表现冷静。朱耀明和其余被告拥抱作别,期间泣不成声。陈健民则向旁听席高举手臂。而黄浩铭被带走前在犯人栏内高呼:“法官阁下,感谢判刑,我们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是不变的。”
占中精神也就是在社会不断地去燃点人们心里的灯,让他们反思在香港此时此刻,面对社会的不公不义,是否应多走一步,为香港的未来付上一点个人代价。燃灯的工作是一生的,更可用创意的方法,通过不同媒体,把爱与和平的火种在人心内点燃起来。
一个人,彻底放下身段,仰视一个又一个穷困而又伤痕累累的冤民,一字一句倾听他们的声音,记录他们的需求——我见证了何为“与哀哭的人同哭”。云飞为了保护朋友,尽量勿跟人接触。云飞这种表达,戳痛人内心深处某个隐秘角 。今天,找到“爱到深处心卑微”这句话,才理解云飞的“怯怯”,才真正释怀——泪奔……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