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年味在哪里?不是浓烈而是淡泊,不是热闹而是悠然,不是兴奋而是恬静,不是充满而是空白。那时的鞭炮没有这么多这么精彩,对联没有现在这样工整这么美观,甚至菜肴也没有现在的丰富现在的美味,但那时有淡然和从容,有自然和亲情。我们不会过节,是因为我们不会生活。说得更难听一点,没钱的时候我们活不好,有点钱了也活不好。
总的说来,在与西方的“传统节日竞争”中,中国又一次成了“最大赢家”。这主要是因为西方民众比较愚蠢,春节发源地要抵制洋节,尤其要抵制有“西方的春节”之称的某某节,他们居然当耳边风,不计较,不反制,还跟着乐呵。通过四十年的“央视春晚”,给春节注入了歌颂盛世,谢主隆恩的新内含。
中国政治转型的推动力转向民间,这不是新鲜说法。中国的极权体制造就“痞子”。极权体制的推翻者是以正常社会不容的江湖心态和方式动员资源、组织力量和进行行动的活动家。社会不满情绪激进化是暴政的后果。但转型的风险却因此大大增加。抱怨江湖人物成为民间运动领袖,既于事无补也不正确。
日前,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 周世锋 和维权人士 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 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相继开庭审理并作出一审判决。据网上发布的官方庭审笔录和媒体报道,四名被告均表示认罪和悔罪,并接受判决。当局还发布了对同时期被捕、被指控相同罪名并获取保受审的王宇律师的采访视频,在视频中,王宇称其律所主任周世锋不是一个“合格的律师”,并对自己发表的“不当的言论”及接受过外媒的采访表示“很惭愧也很忏悔”。 这五人是中国当局在2015年7月份开始的在全国范围内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打压行动中被捕的,一共有300多名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成为打压目标;迄今仍有18人被警方羁押,并已被正式逮捕,其中还有五人也被指控...
广东佛山第一家为工人提供服务的公益组织“佛山市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于2015年12月4日被佛山市公安局以涉嫌“职务侵占”的罪名刑事拘留,其后将近3个月,一直不被允许会见律师。2016年2月27日,何晓波第一次会见了律师,称坚信自己没有触犯刑法。尚满庆律师在“会见手记”中详细讲述了会见前后及会见的情况。 何晓波初次会见手记 2月25日上午,我意外接到何晓波妻子杨敏电话,说办案单位告诉她律师可以会见,下午我接到南海看守所电话通知,可以“会见何晓波!”。于是27日凌晨三点登上高铁(票难买,可能是春运加开),一路无眠,脑海里不停在设想各种会见场景,回想杨敏以前的嘱托,...
中国立法机构今天通过《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这部法律草案的二审稿去年4月公布后引起广泛的关注,国际社会各界担忧它可能会削弱境外组织在推动中国正在日益成长的公民社会所起的作用和贡献。新颁布的这个法律,继续保留了草案的所有结构、意识形态和国际法问题外,还区分了“有利于”和“危害”中国的活动,前者如:在教育、卫生、文化和自然科学项目上的合作(第 3条、第 53条);后者如:危害中国的国家统一、安全和民族团结,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第5条)。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郭林茂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有利”的活动将会“排除在外”,但没有明确“排除在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些被认为是“...
( 博讯首发 ) 余文生律师致函最高检察院,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属下级厅局和相关人员大规模抓捕恐吓律师、公民,“未审先判”等违法乱政及反人类行为。控告函说,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师被警方抓捕失踪开始,当局数日内对百余名律师、数百名公民采取约谈、传唤、恐吓、警告、抓捕等行动,并不通知被关押人的家属,还在官方媒体上大肆攻击被捕律师及公民,让他们“自证其罪”,在全国制造恐怖气氛。 致最高检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师,北京市人,电话 1391003365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 法定代表人:郭声琨 控告请求...
在一封公开信里, 中国人权 和八个非政府组织一起,敦促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和财政部长杰克·卢,在下周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应明确表明他们对中国人权恶化现状的担忧,并强调这种恶化将会在广泛的议题上阻碍中美双方的合作。 这封联署的公开信,强调指出中国政府在过去两年严重打压民间社会的空间,例如把和平行使自身权利和表达自己想法的人关进牢狱,和发布关于反恐、国家安全和外国非政府组织管理的法律草案。这些做法只会破坏国际人权标准。这些非政府组织指出,这次在习近平九月份访美前举行的中美对话,“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机会,来敦促中国政府释放蒙冤入狱的人士,放弃有问题的法律草案,收回侵犯人权的政策。”...
2015年5月5日,中国政府公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下称“境外非政府组织法草案”或“该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如果该草案不加修改获得通过实施,将严重削弱中国的民间社会和政府的国际参与。该草案称制定本法的目的是“为了规范、引导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的活动,保障其合法权益,促进交往与合作”(第一条);但实际上,该草案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接受中国公安部门及业务主管单位对其所有活动的严密监控。而这种严厉的监管,将伤害中国自身的利益,切断民间社会为中国面对环境、社会和发展的各种困难可投入的大量资源和专业知识;不仅如此,...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