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所长郭玉闪、行政主管何正军分别于2014年10月、11月被拘留,2015年1月3日同时被逮捕;2015年4月2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其案移送审查起诉。起诉意见书中指控该研究所接受境外资金对中国税制改革、教育平权、法制改革、社会民生等多个社会领域进行调研,两人将调研报告和文章印制成书籍并进行发放,故涉嫌犯“非法经营”罪。
BBC《 联合国报告:中国公民社会面临的挑战 》 总部在美国的人权组织“ 中国人权 ”在其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说,联合国的一个专家小组就他们的关注“提出了几十项建议,如果能被接受的话,将加强中国的公民社会”。 原文: 联合国妇女权益委员会强调中国民间社会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香港言论自由和民主面临的挑战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 2014年12月3日在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发言 谢谢主席女士,早上好。 非常感谢有机会在香港事态发展的重要关头发表意见,交换看法;也很荣幸与罗沃启先生和黄伟贤博士一起出席本次听证会。尽管我过去曾参加过委员会的会议,但这回是我首次作为香港人发言,为此感到十分骄傲和谦卑。我所在的组织中国人权,分别在香港(从1996年开始)和纽约设有办公室,从事人权工作已经超过25年,支持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的中国民间社会推动变革的人士,推进人权的保障体制,特别是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最近,我们积极地参与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落实《...
9月28日的何雪莹: 要是我告诉你,这一个月来我怎麽过,看到甚麽听到甚麽,你準会骂我是个骗子。 那个星期天中午,你赶到金钟。朋友告诉你说人很多,已经迫到出夏慤道。於是你由湾仔告士打道进入,等S前来会合。你告诉他说:「连演艺门外也已经坐满人了。」 由细到大,你都怕迫又怕死。於是你没有挤进金钟道,留在告士打道,相信那边不会有衝击。你还跟S说:「哪里需要增援,我就往反方向走。」 你走上了天桥。电话响起,是Y。「警察在夏慤道已经出催泪弹。」他在湾仔办公室看直播。你放下电话,几分钟後,又是Y。「警察疯了,你认真想想要不要离开,过来我这边暂避。」怕死的你同时间接到母亲的讯息,求你离开。你到达Y的办公室,...
11月7日,联合国专家委员会在一份关于中国妇女权益情况的报告中,提出了几十项修改建议, 以表达他们的关切。他们认为,建议一旦被采纳,将能加强中国的民间社会。其中包括: 有关妇女政策和实施的 数据的可获取性和透明 度 妇女权利受侵害后 诉诸法律的途 径 妇女的 政治参 与 民间社会组织对促进妇女权益的组织与参与能力 联合国《消除妇女歧视公约》委员会专家特别强调了以下两个问题,作为附加的后续补充:(一)“报告指出,对司法制度的政治干预,影响了有关妇女权益案件的判决结果”;(二)妇女参政比例不足,以及“报告提到的女性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会遭到凌辱和暴力侵害。” 为了改善妇女寻求诉诸法律的途径,...

采访邝颖萱

邝颖萱:作家和出版商,“占中”运动中成为黄皮带的制作者。她讲述了为什么她参加“雨伞运动”,买皮带的钱来自哪里,以及她认为运动取得了什么成就。


采访林志辉、黄宇轩

夜复一夜,来自世界各地支持“占中”抗议者的短信被用投影机投射到金钟抗议点的列侬墙上。这些短信— —自 2014 年 9 月以来已经超过 38,000条— —是由 “并肩上:占中打气机”给投到列侬墙上的;“并肩上:占中打气机”是由张瀚谦、黄宇轩和林志辉创设的新媒体计划。

在采访中,黄宇轩和林志辉讲述了他们这个计划的起源、这个计划怎样改变了他们,以及香港的幽默。

 

抗议游行, 201471

2014年7月1日,约有50万港人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大游行——这次是抗议中央政府发布的白皮书,要求2017年落实真普选。国务院新闻办6月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强调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许多人认为,这个声明是北京释放的与《香港基本法》相悖的信号——不允许2017年普选下一届香港特首。

 

在2010—2011年中国政府对律师和民间社会活跃人士进行镇压之前,维权律师一直有两个显著的特点。第一,维权律师在办理案件时行事高调,对政治问题也无所回避。在勇敢地接受别的律师拒绝受理的案件时,他们还专挑敏感性高的,以此来吸引关注、扩大影响。“高处的果子”自然不好摘,维权律师在同行的眼中不被理解,通常被认为激进和博取人们的眼球。他们是独自作战、具有独特品质的一个独特律师群体。 第二,他们的工作过于政治化,并将法律作为向整个体制抗争的一个宽泛的切入点,但却没有清晰明了的目标。由于在律师圈中难以找到可以依靠的、与之拥有共同使命和追求的同仁,他们因此将诉讼作为媒体和社会动员策略的一部分。...
全国范围内的大抓捕还在继续。每一天都有坏消息传来。维权律师浦志强、刘士辉、唐荆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维权人士袁新亭、王清营、圣观法师、谢文飞、杨崇、贾灵敏、郭玉闪、寇延丁,记者和学者高瑜、徐晓、铁流,纪录片制片人沈勇平,艺术家王臧、追魂、陈光,等等。 有人解释成政法系统滥用警力、警察权失控;有人解释成中央派系斗争,也有人解释成习近平为了稳固自身权力而采取的应急手段,这恐怕都不对。这一波对民间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从去年抓捕“西单四君子”开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张宝成等四人在西单演讲,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当场被捕,正式揭开了当局镇压新公民运动和公民社会的序幕。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由十个著名的人权组织组成的国际评委会评选出 2014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 ,已故维权人士 曹顺利 成为该奖的三名获奖者之一。10月,评委会将在这三名获奖者中再评选出该奖的“桂冠”得主。这个奖项旨在表彰那些面对巨大的个人风险而仍致力于人权事业的维权人士。 曹顺利由 中国人权 提名,她是该奖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这项荣誉的已故人士。该奖授予曹顺利,除了表彰她在推动中国官方透明度和公民的勇敢参与和奋争外,还反映了国际组织对要求独立调查曹顺利死因、追究当局报复维权人士罪责的强烈支持。 曹顺利是中国越来越多的以法律为武器从事公民维权行动的代表性人物,...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