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整个早晨,他们三五成群陆陆续续来到市中心,持续的倾盆大雨打湿了他们的衣服,但对他们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中有些人还拄着拐。到了中午,大约300位来自中国河南省各地或其它地方的上访者,在省会郑州的省民政厅前集合,他们希望省里的干部会接受他们要求政府赔偿和帮助的申诉。 这些上访人士都是上世纪90年代不当采血卖血计划的受害者。大约70万中国农民从污染的血液中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艾滋病。艾滋病的蔓延与政府采供血系统混乱和管理不善直接相关。将近20年过去了,政府依然对这些受害者的悲惨处境熟视无睹,也不愿意对输血丑闻承担责任。 他们是中国人口中最贫穷、最受欺凌的群体,没有文化、缺少就业技能,...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几十年来,观察中国问题的专家一直不看好会有一个有活力的中共反对派崛起,他们认为共产党的铁腕太严酷、政府的控制太严密,公民不可能组织起来。 但是,2011年初发生的一系列群体抗议事件,不仅让党,而且让全国都震惊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乌坎 、 什邡 和 启东 变得家喻户晓,而且成了今后抗议活动的榜样。在这几起事件里,当局都因面对出乎预料的强大的民众愤怒,和运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组织良好的反对派,而不得不做出让步。 2004年我第一次写关于抗议的文章,那时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报道说,中国在2003年发生了超过58,000起重大社会骚乱事件,参加人数超过300万,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频繁的社会抗争事件,以及经济不景气,不仅使各地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也使中国政府的维稳面临经费严重不足的境地。 “维稳”的庞大支出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中国各地政府对资源过度抽取,导致民间社会反抗直线上升,群体性事件逐年增长:2005年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 1 ,2008年为124,000起 2 ,2009年高达28万起 3 。 中国的社会反抗类型由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特点所决定。中国经济的增长依赖房地产与石油重化工业、矿产等资源性行业,社会抗争也就集中在这几大领域:第一大类型是土地维权,在城市里是住房拆迁,在农村里则是征用土地。第二大类型是环境维权,...
在提供征地拆迁法律服务过程中,透过与拆迁户的访谈和代理案件发现,涉及征地拆迁的行政诉讼案件即使行政机关违法行政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征地拆迁对象也越来越难以通过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获得胜诉的结果,甚至越来越难以立案,枉法裁判比比皆是。
我有位朋友,他在市区某写字楼的20层上开了家咖啡馆,不做任何的广告宣传和商业策划,也不招待任何的生客,来他店里的,都是他以前旧址的熟客和他们带来的两三知己。他说,他想做的就是一个与熙熙攘攘的闹市区格格不入的一个隐逸静谧的私人空间,他喜欢朋友们来到他的咖啡馆里,听着八十年代的怀旧老歌,看着墙上奈良美智的画作,品上一杯他独家制作的咖啡,跟他聊聊政治、理想和人生等等,在感官盛宴里忘记生活的烦恼和忧愁。 有一天我们谈到人权问题,我问他:作为一个社会人来说,最应该享有的权利是什么?他想也没想就说,中国政府喜欢说生存权,但其实生存权本是人最基本的底线权利,而这种权利是有没有政府人民都必须享有的,...
今年中国真是多事之年,好戏连台。薄熙来事件未平,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又在当局的眼皮子下面,成功逃出,并且通过视频向直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依法严惩罪犯、确保家人安全、彻查用于维稳经费中的腐败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引起中国民间社会和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将会对中国政局产生冲击。 这件事的意义,已经超出一个人权侵犯的个案,势必对十八大前的党内权争火上浇油;而且还会牵动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有消息说陈光诚目前已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尽管美国使馆对此表示“不予置评”。而且从时间上讲,正好赶上中美两国将在下个星期在北京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种情况下,陈光诚将成为方励之第二,...
李丹 2007年8月,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了已经有至少5家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推出了Twitter类型的网站, 而这时距原版的Twitter开张才不过一年半而已。现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国际上成功的网站模式,在中国都已经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最新的中国网络普及状况数据:中国网民人数已经达到4.04亿,而一年前这个数字是3.84亿,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有99.1%的乡镇接通了互联网,超过95%的乡镇接通了宽带,3G网络已基本覆盖全国。 1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不仅城市的白领、大学生、知识分子,...
何清涟 互联网为专制国家的公民社会诞生创造了发展空间。近两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在一些非民主国家有了惊人的发展,而且成了这些国家草根民主运动的载体,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选当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发洩不满、相互串联以及向外界传播即时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闭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网站后,还是有很多示威者通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突破网络封锁,并通过Twitter散发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选事件被国际社会称之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万人包围立法会反高铁事件及五区总辞事件中,...
罗杰·丁高戴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一、用户多元化 二、本地适用 三、可持续性网络和软件开发 四、开放式设计 五、分布式结构 六、上网安全 七、不承诺能为整个互联网加密 八、快 九、软件和更新易获得 十、不把自己作为翻墙工具推销 当越来越多国家对使用互联网进行镇压时,世界各地的人们正转而寻找反审查软件,以使他们能够进入被屏蔽的网站。这类软件也被称为翻墙工具,是为了应付对网络自由的威胁才被创造出来的。这些工具拥有不同特点,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对用户来说,了解使用这些软件的优缺点十分重要。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