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一) 与 志永 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朝阳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由于堵车,我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打他电话,想告诉他我会晚到,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到了约定的地点,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抬头,温和而略带腼腆的微笑。 乍见之下,他像是校园里的一名在读研究生,沉静如水,书卷气很浓。他一边专心于电脑上的文字,一边等我。他说,为了保证专心致志,他工作时不开手机。 我们一见如故,直接进入正题:下一步我们做什么?他提到几点:宪政研究、访民救助、法律援助。我告诉他,我已经在整理现行法律、法规与规章,找出其违宪之处,及下位法对上位法的违反、各种“法”的矛盾与冲突。他建议,由他、滕彪和我三人一起,做宪政研究,...
北京维权人士刘晓芳告诉 中国人权 ,2月28日上午,曹顺利的弟弟曹云立接到解放军309医院电话,通知曹顺利病危。刘晓芳和曹云立随后赶到309医院,医院的苏大夫告诉他们,曹顺利的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现在全靠药物和医疗仪器维持生命。苏大夫说,曹顺利的病状叫“恶液质”,各个器官极度衰竭,身体的右胯出现“褥疮”是病人长期卧床加上营养不良引起的。苏大夫强调说,病人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他们是在尽力抢救。 2月27日下午,曹云立告诉刘晓芳,检察院已经批好了“取保候审”,但不告知谁是担保人。2月20日,曹顺利在北京海淀区清河999医院急救室进行急救时,朝阳区看守所王所长通知曹云立,让他给他姐姐申请取保候审...
今天, 曹顺利 女士的律师王宇等人发起网络联署呼吁书(附后),强烈要求警方公布曹顺利的病况,并对此进行调查,追究责任者。 关于曹顺利事件呼吁书 2014年02月24日 我们对曹顺利女士因朝阳区看守所迟延治疗致使病情恶化表示极大的关注。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女士在北京首都机场出入境处欲前往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时突然失踪。 在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后,2013年10月22日,律师接手此案,消息才得以公布:曹顺利先是以涉嫌“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后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 曹顺利女士是因为参与自2013年6月起开始的在外交部门前持续两个月的静坐活动而被秘密抓捕的。 外交部门前的这场活动,...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告知 中国人权 :今日下午2点钟她与吴田丽等20多名维权人士前往解放军309医院探望曹顺利时,重症监护病房(ICU)的一个护士阻拦他们进入,说:“她( 曹顺利 )深度昏迷,不认识人,你们看了也不认识你们。” 随后,警察将他们带到西北旺派出所和青龙桥派出所关押,进行“口头传唤”。这些维权人士要求政府:还给我们一个健康的曹顺利,曹顺利是我们大家的。
中国人权 从消息来源处获知,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被羁押、身患多种疾病的北京维权人士 曹顺利 目前已被警方送到北京海淀区清河999医院急救室急救,晚上被转到解放军309医院。 与曹顺利一起维权的北京维权人士 刘晓芳 告诉 中国人权,今天 她去清河 999 医院看望曹顺利时,曹顺利嘴上带着呼吸机,几乎没有反应。 去年9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前往日内瓦参加一个为非政府组织所举办的关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会议时“被失踪”。她的失踪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联合国独立专家 和 欧盟外交事务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就此发布紧急声明,敦促中国当局说明曹顺利的下落。10月21日,曹顺利被以涉嫌犯“...
35年前的1978年,挣脱出毛泽东式极权专制主义黑暗统治冰川期的中国开始“解冻”,一群群从封闭社会的底层和夹缝中奋身而出的年轻人纷纷聚集在一起,北京、上海等地的“民主墙”上除了政治民主、人权自由的吁求外,也出现了张扬自我价值确认、追求美学创新的文学和诗歌的独特声音;在民间,纸张粗糙、形制简陋的油印出版物层出不穷,在渐亮的幽暗中被传递、被摘抄、被阅读、被吟诵,犹如微火闪烁、岩浆涌动…… 作为一个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现代诗的文学青年,我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介入了社会,也介入了文学。这一年的10月,我进入大学——上海机械学院,开始读大一。而4年前的1974年春天,...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祖国,在妆点您之前,请让我做自己的花朵。 ——题记 一 2013年9月8日,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地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揭晓,日本东京夺得了主办权。听到消息时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老了。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都仿佛还在昨天呢,居然我也到了感叹时光飞逝的人生阶段。一阵故作老成的唏嘘和自我调侃之后,我的思绪突然回到了北京申奥成功的那一刻。回想过去这种怀旧的心情打翻了就再也收不住。记忆的潮涌又猛地一下将我推回了当时观看北京和伦敦两届奥运会开幕式的情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维权人士 周莉 告诉 中国人权, 12月3日早晨,她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外被抓走。她前往法院是为了表示对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的支持。刘萍等 3人因公开 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遭当局起诉, 这一案件正在审理中。 “我在法院门口刚要拍照,被五名便衣抓走,拖进一辆银色面包车”,周莉说,她“被带到珠栅派出所候讯室,随后脱光衣服检查,所有物品被扣押,审讯后扔进候讯室铁笼子里,被关了25个小时。” 不过,周莉表示,在珠栅派出所一位国保警察说的话让她受到鼓舞。她说:“新余市国保问我为什么来声援刘萍,我说:‘因为言论无罪。’他随后就说:‘你们做的事我们都懂,我相信,会有很多人祝福你们。’”...
中国人权 获悉,10月30日, 曹顺利 家属聘请的律师 王宇 与被羁押的曹顺利会见了一个多小时。这是曹顺利自9月14日被失踪以来首次与外界的接触。
In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Uiles (威勒斯), the son of Mongolian dissident Hada (哈达), who has been under more than two years of illegal detention, says that his father is severely withdrawn and has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ut is being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Hada, an...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