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之前中共不是邓小平一个人说话算数的。在“六四”以后确实是邓小平说了算,标志是陈云的一句话:我们这个党是以邓小平同志为头子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一开枪,共产党在老百姓心中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为了保全这个党,陈云承认邓小平这个头子。
民间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无疑是六四留下的最重要遗产,全副武装的军队和坦克镇压了手无寸铁的民众之时,醒目的人权大灾难刺痛了人类正义的目光,也唤醒了国内外的良知。一旦统治者动用暴力,其权威便随之丧失。六四大屠杀导致中共统治的道义合法性基本丧失。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
百年回首,中国现代化之路特别艰辛。不过,市场经济已不可逆转,中国人的眼睛已经睁开;虽不会一帆风顺,经过长期反复缠斗,现代人类的共同价值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中国社会正常运作的规则。请牢牢记住:“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占中精神也就是在社会不断地去燃点人们心里的灯,让他们反思在香港此时此刻,面对社会的不公不义,是否应多走一步,为香港的未来付上一点个人代价。燃灯的工作是一生的,更可用创意的方法,通过不同媒体,把爱与和平的火种在人心内点燃起来。
自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与权力过于紧密的关系导致独立精神的缺失;另一个本质特征是他们具有的特殊的救世主思维。中国知识分子的先天不足产生了一个悖论:离权力越近,便离应得的权威越远,也因之离救世越远。中国如果还有启蒙,那么下一步应该回归启蒙的现代性,这才是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责任所在。
弥留之际,父亲沉痛地说:“无论做什么事,做之前都要摸着心口想一想,自己做的事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一辈子都会心痛和不得安宁的……”
“高级黑”和“低级红”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表面“红”实则“黑”,表面爱国实则给祖国抹黑;但是二者也有区别,这就是“低级红”是水平低下所致,而“高级黑”则是明褒暗贬,有意为之。
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
春寒料峭。清华园又一位君子被噤声了,留下一句:求仁得仁,夫子当为。令人稀嘘。在言说者中,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已至于在微博微信深夜清冷街道上,已经很难看到有坚守的行人了,更难看到熟人了。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