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早已经沦落为统治阶级奴役人民精神的工具,成为麻醉人民精神的麻醉药。奴性的文化浸泡出奴性的国民,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的特征:一是缺乏独立思想,二是缺乏平等精神,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
仅仅把文革理解为一场红卫兵造反运动,这样的理解就未免流于表面。它是一种奇怪的革命理论在逻辑上所达到的巅峰状态,是对社会的全面破坏和凌辱,对文化的全面否定和摧毁,对人性尊严的全面敌视和仇恨。文革留给我们灵魂的黑暗。
与所有的恶搞一样,“列宁是蘑菇”只是一个玩笑。一旦专制社会开放起来,对习惯于思想统治和灌输的民众来说,即便自由来了,那些一辈子生活在红色神话中,或是正在接受其教育的人们,已经准备好运用自己的自由了吗?如果没有,自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比神话更好的现实世界吗?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网民们对追究翟天临学术造假一事如此热心,矛头所指是那些与翟天临一样持有假学历和假文凭的高官和富贾们。但是在中国揭露高官是不允许的,翟天临便成为代他们受过的一个“替身”。官场的无徳是整个中国社会道德溃败的最集中的表现,也是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
外在自由是上苍给予内心自由者的礼物。换言之,一个多数成员不甚热爱自由的民族,不太可能获得权利与自由。具体到言论自由,热爱自由言论与自由写作的民族更可能获得它。自由写作的群体在缓缓成长中,至少不会灭绝。人还在心不死。"发生"些什么的概率便会增长。它不是必然,却以更大的概率孕育着某种偶然。
“崇拜”与“爱”一样,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也是永恒的话题。全部人类史表明,个人崇拜从来是不能持久的。“崇拜”是一种“不对称现象”,“被崇拜者”与“崇拜者”之间距离愈大,“崇拜”的“效应”就愈显著。“爱”需要亲近,距离愈大,爱就愈难实现。
自从中国有电视春晚以来,执政党和政府的政治灌输从来就是贯穿整台节目始终的一个幽灵,作为政治宣传的遮羞布的艺术文化元素已经残存无几,将这台节目搞成一个空洞、无聊、蹩脚的政治口号大杂烩、赤裸裸显示当政者至高无上权力和普通民众无条件服从的极权主义文化的嘈杂喧嚣。
说话是一种尊严。是记忆的尊严,敢把历史的真相载于竹简。当说话不再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权利,却要等待权力的授予……这件事让一个泱泱大国蒙羞。世界就在那里,你总是不选择面对而是选择删除。问题是,你删除得了世界,却删除不了尊严。
回头看中共执政的历史,最一以贯之的,就是当权者不惜选择一切手段保住政权的政治意志。习近平的所谓底线思维,就是这种意志的最新表达。对这一表达最直白的翻译,就是为了保住中共政权的政治底线,他会不惜突破道德底线。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