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大于外患。
已经掌握了党政大权,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没有对体制内知识分子开刀,那一定是形势不允许,党内已经有了制衡他的力量。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开展一场新的反右斗争,要么习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
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在其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而演化到今日,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信仰的超越只能由超越的生命去言说。对于这个灵性的声明,那个撰写时就定意殉道现在已经自己去实践了的生命才是最好的诠释;这个声明依然在撰写着,那成都狱中的生命之笔撰写着册子上不灭的名字,在十字架上握笔的基督于那名字上描绘了自画的临摹。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魏京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民主墙被各国学界公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始,也是中国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转折点。同时,它也影响了苏联东欧和台湾的民主运动,延续到整个八十年代,直到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1911年10月30日,武昌起义20天后,清廷一天之内连下四道上谕,做出大幅度让步、妥协,企望渐成燎原之势的“乱事”能因此迅速平息。一天之内,连发如此四谕,且让步妥协之大,出人意外,足见清廷心情之急迫。正如严复所说,"所有这些都太迟了",未起任何作用。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