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现行的中国宗教政策是放松信仰自由而限制宗教自由。这一政策的本质就是将信仰局限在私人领域,不让信仰借由公共生活形式而影响社会的公共生活。政治权力取消宗教自由的目的是功利性的,为了不让信仰影响社会公共生活,从而维护自身在社会公共生活里面的绝对控制。这政策恰恰成为了消灭真正信仰的致命手段。
过去十几年,内外交困的格局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中国,国家权力对经济社会的全面渗透已然完成,中国正在进入一个管控型社会。这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逐渐失去更多个体选择的管控型社会才是一个庞大利维坦的全貌。
我们有理由判定,《夹边沟》电影是比当代社会的种种和谐事件更为重大的精神革命。电影传达的不仅是存在主义的,不仅是人道主义的,更是人本主义的。我们文明演进的本质意义仍在于有自己的同胞守望、揭露、安慰。
中共的政治领导力已今非昔比。如果从物质和技术条件上看,中国应对各种危机的能力前所未有,但没有了政治领导力,一手好牌也可以打成满盘皆输,这就是习近平执政6年给迷信权力、尤其是给迷信皇权的中国人最大的教训。
在2018年7月这个微妙而关键的转折点,社会预期开始发生变化,预期其实就是人心,人心的变化比宫廷政治更值得我们关注。权力者在故作镇静,越来越多的民众却开始看透棋局。虽然民间社会对很多问题的认知存在差异,但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对习近平形象、能力的否定,正在成为一种广泛的共识。
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瘟疫到来时,没有一个活人是幸运的。一个连自己利益都不敢争取的受害者,是不可能直面强大公权,拥有稳固公心,秉持高尚公德的。当你为自利向强权开战,你值得得到舆论和大众的声援。因为,你不全为自己呼唤,也在为别人呐喊。你不仅为自己争取,也在为公平而战。向你致敬!
中共高层政治僵局难以打破的一个内在原因,就是当前对垒的两个主要阵营,都不反映四十年来社会巨大的变化,不代表新生的社会力量。仅靠中共内部的领导力资源,彻底打破这个僵局很难,因为中共总体上已没有甚么政治家的人才资源,这既是腐败之风所致,更是多年逆向淘汰的结果。
维稳从政治领域的角度观察,在事实上能够形成的恰好是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同时,中共越来越规模化的维稳形态必将导致维稳序列的溃败,这是一种无限细分的衰败过程,意味着维稳的最后必然会变成除习近平之外所有的大陆人口将由执行维稳、观看维稳到被维稳。
为了中华民族的真正进步,政府再也不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应以“人权进步为中心”。因为人权进步不仅可以带来真正有效率可持续的发展,而且可以使经济发展走在正确的路上,即走在为了增进大多数人幸福的路上。
北明想借此机会回复所有听众:是你们赋予了我生命的意义。一朝轮到「境外反动势力」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讲述真相,那便是自由降临的记号,是华盛顿手记使命完成的标志。留住这个梦想,届时我们相聚,在自由的欢乐中,北明将不再讲述真相,只想跟你们一醉方休。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