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在“大国梦”掩护之下,这个“新土耳其”,对内是反世俗反民主,塑造一个重新伊斯兰化的准威权政权,对外则是在所谓“大国梦”驱动下,与西方对峙。土耳其会不会成为一个毁于“大国梦”和“特色论”的样板,就看它能不能意识到这些教训。
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只不过是两个大国之间在政治、经济制度方面进行的大范围冲突和对抗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不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全面的对抗终将难以避免。美中之间对抗至少在三个层面相互交织:贸易和经济层面,制度层面和全球领导力竞争层面。
自由与平等是人类恒久不变的理想,也是普世价值体系当中处于最基础地位的两个核心价值。爱自由、爱平等是人类的天性,但自由与平等并不总是相容的。它们既有相互支持的一面,也有相互冲突的一面。放纵的自由却必然会破坏平等,而过度的平等,更是有害于自由。
无论是“大国崛起”的张狂,还是“拒绝圣诞节”的狭隘,无不透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大汉族心态。而这种心态,并不全是中共意识形态灌输的结果,也与传统的自我中心的“天下心态”一脉相承。今日中国之崛起,决不能再走德、日、苏的“独裁崛起”之路,而必须开出英、美式“民主崛起”之局。
习近平在党内很孤独,他一个人想努力,但大伙都不配合,习总觉得他行,给他二十年,他还大家一个强盛的中国。这真是活脱脱一个大明末日的崇祯!在社会上被千夫所指,在党内遭到背叛,习近平现在的处境真是难过无比。刚上台时,习有机会成为蒋经国,现在却生生把自己弄成一个崇祯。命也?运也?
历史证明,这种看似宏大的经济体制导致了一系列病态的经济学现象:首先是体制的过渡干涉,导致企业大面积国有化,私人企业发育缓慢,其次是无所不在的官僚主义现象。最后是各种利益群团几乎绑架了国家。胡鞍钢会理所当然地输掉他的人生,正如我们也同样会走进一种不可抑制的大败局之中。
在中国,胡鞍钢之类的学术骗子们四处招摇是一种政治现象,知识分子甚至普通民众拿这一类道德沦丧的学术骗子们打靶找乐也是一种政治现象。正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本意在于嘲弄和批评那个大量产生无良文人的极权制度及其领导人。
为了掩盖危机,政府也像过去处理公共危机一样,紧忙著删帖,控制舆论。这个社会已形成了互相残害的邪恶机制。整个社会溃败,不辨善恶,不信报应,正不压邪。对此,这个执政党难辞其咎。这样的国家一旦走向世界,必定祸害世界。
中国大陆再次陷入世纪耻辱的危险,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中兴事件仅是中美贸易战中的前哨战,按照中共目前应对贸易战的自娱手段,最终贸易战将带来第二次世纪耻辱已然隐隐成形。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