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执政党强迫中国的立法机构在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纳入宪法序言,并且加上“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无异于是执政党正在为自己强暴中国国家制度的行为开出了一张合法证明。
习近平成为“终身主席”使中国从专制国家彻底沦为独裁国家,这一变化,使美中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提高。“中国威胁”加上一个终身领袖,对养虎为患的西方意味着什么,西方不能不反思。
我的桌前,放着一张黑白照片,是我的母亲与她的女学生们的合影,摄于50年前的1960年。母亲坐在前排,典型的女教师,前额宽阔,眼神格外澄明,柔和,微笑着。虽然经过了肃反、反右,正经受饥饿,但她们的神情纯真、美好,可称圣洁,远远没有被污染,被毁损。令我悲哀的是,这样的老照片,这样的女性世界,这样令人无端感动的神情,永远消失了。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等于忘记了毛泽东时代的痛苦教训,让中国人民再次由于不受制约的权力集中在一人手中而遭受巨大的痛苦、摧残迫害和国家灾难。”
3月11日,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近乎全票通过了21条修改宪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第79条),并把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地位由序言部分写入正文(第1条)。这一修改使习近平可以成为终身主席并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并且在宪法上强化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绝对统治。(无记名投票2,958票赞成,2票反对,3票弃权,1票无效。)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恰逢戊戌变法两个甲子,严重的是,两次变法都与"帝制"有关,前一次是争取从帝制走向君主立宪,有进步意义,而这一次则相反,是从“共和”退向根本敌视宪政的终身制。考验落到了新一届全国人大的头上。
2018年的中国春节来得晚,2月15日是斯诺先生的忌日。这天上午,我在难友——病中的尹与尤陪同下,与往年一样,就在斯诺先生的忌日当天,来到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为斯诺先生扫墓。
习近平并非横空出世的政治怪胎,他是在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在邓小平时代经受历练的中共官员。知青、红二代、从基层干起、血腥权斗,这些都是典型的中共干部特色。从习近平的自身经历看,打通"前后三十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习近平要建立的无限期个人独裁,是当年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独裁,是共产专制特有的独裁,是比传统的帝制更坏的独裁,是最坏的一种独裁。而习的独裁又是建立在经由四十年改革而拥有了远比毛时代更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之上,因此它不但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构成极大的威胁。
任期制的废除,固然首先威胁到的是权力中人,但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从经济到政治心理底盘的全面被击穿:几年来习近平权力的迅速膨胀,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民众对中共体制理性面向的认可,任期限制的取消,更是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