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权:中共十八大已经结束,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高文谦:中共十八大折腾了大半年,现在总算是谢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松了一口气, 中国人权 的这个中国政局观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来评价中共十八大,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是党国体制,党盘踞在整个社会之上,垄断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结果,不仅事关中国未来的走向,而且对世界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如何给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从中共党史的角度来说,十八大在历史上的定位也将是非常负面的,可以与文革时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当政者又一次错失了机会,像九大一样逆历史潮流而动,...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几十年来,观察中国问题的专家一直不看好会有一个有活力的中共反对派崛起,他们认为共产党的铁腕太严酷、政府的控制太严密,公民不可能组织起来。 但是,2011年初发生的一系列群体抗议事件,不仅让党,而且让全国都震惊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乌坎 、 什邡 和 启东 变得家喻户晓,而且成了今后抗议活动的榜样。在这几起事件里,当局都因面对出乎预料的强大的民众愤怒,和运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组织良好的反对派,而不得不做出让步。 2004年我第一次写关于抗议的文章,那时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报道说,中国在2003年发生了超过58,000起重大社会骚乱事件,参加人数超过300万,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频繁的社会抗争事件,以及经济不景气,不仅使各地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也使中国政府的维稳面临经费严重不足的境地。 “维稳”的庞大支出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中国各地政府对资源过度抽取,导致民间社会反抗直线上升,群体性事件逐年增长:2005年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 1 ,2008年为124,000起 2 ,2009年高达28万起 3 。 中国的社会反抗类型由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特点所决定。中国经济的增长依赖房地产与石油重化工业、矿产等资源性行业,社会抗争也就集中在这几大领域:第一大类型是土地维权,在城市里是住房拆迁,在农村里则是征用土地。第二大类型是环境维权,...
英文书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 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十二)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中国人权发表高文谦“18大前中国政局观察”系列新评论: 从王立军获刑15年看中共将如何处理薄熙来。 问: 多数媒体报道王立军被判15年徒刑时认为是轻判了,你的看法呢? 高文谦: 我觉得关键是怎么看,用什么标准、从什么角度来看。如果从中国《刑法》量刑的规定来看,王立军显然是轻判了。因为根据中国《刑法》,贪污受贿罪最重的,(贪污)10万元以上就可以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而王立军只判处他9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轻判)。但是从王立军的犯罪事实上来看呢,这显然是重判了。因为王立军的四项罪名中最重的是受贿罪。为什么要给他加上受贿罪呢,就因为他收了北京的两套房子。这个事情就非常怪了。...
在通常的意义上,所谓文化,是指那些明显区别于、且明显优越于动物和蛮族的人类行为方式,即那些使其成员产生认同感、归属感、荣誉感、庄严感、道德感、神圣感、美感的东西,包括制度、规范、礼仪、习俗,也包括文教、艺术。老实说,我不喜欢“党文化”这个概念,尤其是在把中共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民间文化或政治文化、道德文化相提并论的时候。因为相对而言,党是比较没有文化的。有些时候,党甚至公然大张旗鼓以反对文化、败坏文化、扼杀文化为使命。孔夫子称颂三代,但偏爱周代,就是因为周代的文献最多,礼乐完备,文气鼎盛,孔子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如果孔子见过了当今所谓“社会主义文化”以及毛邓江胡等中南海诸公,...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