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个人崇拜在共产党政权史上本为内部公共品,但它借助党国一体机制最终让社会承担了迫害、杀戮、饥馑、动乱等重大成本,这还未计对个人精神世界摧毁之无形成本。在共产党政权史上,个人崇拜未必导致政权丧亡,但某一波段使政权看似强大,而实质上是积累崩溃因素。
这些通常很难集结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在十九大刚刚开过之后的这个时点空前一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习近平嫡系班子成员的无知、无德和傲慢造成的。这种对上和对下两种态度的鲜明对比怎能不激起民愤?而这样的民愤怎么可能不波及到这些官员的保护人习近平?
中共政权必然对普世价值采取一种骨子里的轻蔑,一种敌视的态度。要指望这种政权主动地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那是相当的困难。所以,这对不仅是对中国人,也是对整个世界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可以说,目前世界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的中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是对中国人,对整个世界都将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民主这个概念,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
明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明明是要剿灭党内和社会上的不同政见,却偏偏要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所谓理想信念坚定的君子,这样的人恐怕比变色龙还不如,只怕是一个披着变色龙外皮的野心家了。遗憾的是,中国的这个新时代恐怕要由这些野心家们任性地玩弄一阵子了。
中国走向独裁的倾向,十九大实际上露出三大端倪:第一,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这意味著,反习即是反党。第二,正式废弃集体领导体制,实施集中统一制,这意味著,自毛泽东之后实施近四十年的中共集体领导体制彻底破产,中共将回归于高度集权的毛泽东式的强人体制。第三,毛泽东式的政治强人习近平——“习核心”将统领一切,即一切权力归习近平。
习近平成为毛二世,成为习泽东,成为习伟人。党内至所以没有人敢于出来反对,是因为腐败导致政治意志的薄弱,腐败也成了被习抓在手里的致命短处。“十九大”习成功地让党匍匐在他的脚下,十四亿国人成了呼喊万岁的家奴。反习是国家生死之战,反习是国人的生死之战,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在谈到19大后中国的政治氛围时,沈大伟总结了以下几点:第一,习近平的权力过度集中;第二,父权制、家长式专制统治重新出现;第三,党掌控一切,党领导一切。第四,恐惧文化蔓延--反腐败运动造成政治机制停滞、专家治国模式崩溃、制度僵化;第五,政治改革为零,党内民主和党内选举让位;第六,对公民社会、媒体、知识分子、高等教育的打压加剧;第七,地方政府合法性缺失;第八,中国的富豪、中产阶级移民和向国外转移资产。
在政治学上,宪政与民主所回答的是完全不同的问题:民主所回答的是国家权力的来源问题,即统治权力应该向谁求取、由谁授权,而宪政回答的则是国家权力应该如何组建、如何分割、如何分配、如何制约、如何制衡、如何行使。从1949年建政至今,共产党已经在中国“专政”了近七十年,别说中国人无缘见识“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是何方神圣,就连宪政二字,从毛到邓,从江到习,也从此绝口不提了。
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前夕的中共19大产生出来的“习近平思想”,实质上是否定了邓小平的集体独裁,再回归为个人独裁,也就是毛泽东式的独裁而成为所谓的“新时代”。从集体独裁变为个人独裁因为统治基础的窄化,要形成盘根错节的桩脚需相当时日,一旦出现一些情况就容易地动山摇。那就看习太宗的元年,能够坐到哪一年?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