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新年伊始,中国政坛暗潮汹涌。中共十八大已进入倒数计时,党内各派势力短兵相接,祭出各种武器,力图压倒对手,主导人事布局。近日,大陆媒体借纪念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又把作古多年的邓小平搬出来,用他当年南巡时讲的两句话来影射现实,似乎颇有来头,引起人们的关注。 据《南方日报》报道,当年报道邓小平南巡长篇通讯的作者表示,有一个“最遗憾的地方”,就是没有把邓南巡讲话中的两句话写入报道,其中一句是“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另一句是“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我们这些老人应该下来,全心全意扶持年轻人上去”。 在十八大权争正难分难解之际,...
《 地下阵线:中共在香港的历史 》 陆恭蕙 香港大学出版社 2010年7月(HC),2011年2月(PB) 精装与简装:372页 当在香港长大的陆恭蕙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她对中国共产党在当时英国殖民地所扮演的神秘角色就很着迷。但是,数十年后的今天——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也已将近15年了,中共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所作所为仍隐匿在秘密之中。陆恭惠称她的《地下阵线:中共在香港的历史》一书是一部中共在香港浓缩了的历史。她在书中指出,中共在香港的地下状态是许多领域里存在问题的根源,它渗透社会经济的各方面,但却永远无须真正对香港的任何人负责。 陆女士是前香港立法会议员,...
鲍朴(新世纪出版社) :关于记录的保存,在大陆有一个对比鲜明的例子。我们在做一本关于毛泽东的大饥荒的书,一位香港学者去了大陆几十个中央和省级的档案馆,在最贫穷的一些地区,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来的1960年的有关记录。在甘肃,有一套设法保存下来的用数码恢复的1960年的吃人记录:谁吃了谁,怎么吃的以及什么时候吃的。我们的书里有那个名册。因此,在大陆不同的是,至少在过去一切都是相当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现在怎样,因为情况在变化中。他们只是要把它们保密而已,就是这样。虽然没有人可以获取这些记录,但它们是在那儿的。但现在,人们却是通过手机打电话,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书面记录。所以我想,...
我想说的主要有两点,这是根据我自己在管理一个环境政策智库和我在与大陆的决策者和政府官员——既有在北京中央当局的,也有地方当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学到的经验来说的。
中国是一个被政治学家们称之为有着许多“国家性质”问题的国家。这就是说,就其地域疆界或其成员来说,其“国家”本身的概念没有一个广泛的共识。有很多的例子:它们是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却不是百分之百地认同官方概念里的“中国”。我们都知道这指的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以及在朝鲜、泰国和缅甸边境上的人口。香港和澳门是另外的例子——尽管其各具特色,但却一起构成中国的国家性质不稳定这一问题的例子。 在我看来,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香港在某些方面对北京来说风险要小得多。显然,它地方很小,而且在经济上具有依赖性,没有那种现实的、尤其是台湾所拥有的分离的选择。西藏和新疆等地区也具有这种选择,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
最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发表文章 ,大谈防止西方国家的文化渗透、颠覆中国。这篇文章实际上是胡锦涛去年10月在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讲话的要点。中国官方媒体为此大为造势,引起国际媒体的各种解读。这篇讲话究竟意释放了什么信号 ?是“防止和平演变”的老生常谈,还是另有玄机?下面,作一个简要的分析。 当前,中国的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当局在十八大前,已经拿不出任何像样的改革方案。原因在于中共执政集团已经完全沦为自利型的特殊利益集团,任何改革势必触动权贵集团的利益,动摇一党专权体制,这是当政者绝不允许的。下面,从改革的四大板块——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来分别剖析一下。 政治改革早已停滞多年,...
昨天中午,我下楼买熟菜。家里中饭的其他菜肴都做好了,感觉五味里缺一个辣。好久没吃辣了,辣是革命的味道,不辣就不革命,于是就特想吃一份麻辣的“夫妻肺片”。抓了10元钱下楼了。一路上很馋那份久违的麻辣感觉。不料,原本十多元一斤的“夫妻肺片”,突然变成了28.8元一斤,足足翻了一番,而旁边一个顾客还对我说,早几个月8元一斤的羊肉现在成18元了,还不止翻一番了呢。 这时其他顾客七嘴八舌地骂起了共产党: 一个说:“虽然工资是涨了点,但是, 涨的那点工资根本不够物价涨的呢!” 一个说:“你还好,你还有工资,我们下岗职工才倒了霉呢!没有了工资,物价却一个劲地涨!该天刀的,共产党不是人!” 一个说:“...
盲人陈光诚被中国共产党逮捕了,其原因就是瞎子比中国的教授心明眼亮。中国的教授不了解现代文明的宪政民主,或者了解了的也没有几位进入了无恐惧感的真正人的状态,大半都是灭亡了的苏联意识形态的布道者,为了巨额堵嘴费而出卖良心的狗奴才。……今之中国的教授们替共产党欺骗学生,大肆向学生灌输反自由主义的迷魂汤。……盲人陈光诚却与中国教授不同,世界在他面前虽是漆黑,但他的心灵是无限光明的,他的社会责任感是巨大的。 陈光诚知道,七八个月身孕的妇女是不能打胎的,强行打胎有违于生理学和伦理学,无异于杀人。人口灾难是封建农民的共产党人的无知造成的,共产党人过去高喊人多热气高干劲大、人多好办事,...
绑架 在东北出差近半个月,白天拍摄,晚上上网,知道晓波获奖后,北京已是风声鹤唳。于是和滕彪商量,回京后先在他位于望京的工作室住一段时间,等有司疯够了再回家。 担心被定位,10月27日中午登上飞机后随即关掉了手机,把电池和电话卡从手机上拆下,中止了与外界的通讯联系。 下午3点左右飞抵北京,在机场和滕彪等人告别,与他的助手欢欢乘机场大巴去望京。在机场高速路上,发现笔记本电脑不见了。我这该死的记性,一定是落在飞机上了。 一到滕彪工作室,放下行李,马上用固定电话联系机场失物招领处,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我的电脑信息已有登记。立即出门,去一条街之隔的民航干部管理学院乘机场大巴。 走到民航干部管理学院门口,...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的预算程序相当混乱。在中国,“预算”这一概念包括:正式合法的预算内资金、官方半合法的预算外资金和非正式的有时是非法的预算外外资金。因此,中国政府的预算是一个由多种来源、不同程度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交融在一起的复杂混合体。 与中国政府的预算一样,中国的法律也是五花八门,既有根据宪法制定的官方正式法律秩序,也有在正式法律阴影之下制定的半正式的法律外秩序——其是否符合法律与宪法均值得怀疑。此外,与法律秩序和法律外秩序并行的,人们还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到一种非正式的、“法律外外秩序”正在应运而生。 法律秩序 这里,法律界定为一种合乎宪法的法律制度。在这种制度里,...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