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宪法

从中共政权存在的那一天起,“依法治国”就是一个骗局,就是邪恶的遮羞布,就是强权与暴力的伪装。现在看到王林清的认罪视频,人们都不相信,但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恐惧;一个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时代又回来了。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被威胁、被凌辱、被迫认罪、被迫自污,制造冤假错案的流水线正在加速。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四十寒暑,沧海桑田。几多希望,几多悲欢。文明兴废,转瞬之间。江湖沉沦,庙堂霸蛮。大地冰封,雾霾迷眼。种子未死,无奈冬眠。破土发芽,只待春暖。江河行地,日月经天。
在《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本刊重新刊登《零八宪章》全文,以纪念刘晓波等先行者毕生的追求和奋斗,并吁请所有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投身到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中来,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
委内瑞拉等国的制宪教训证明,我们需要一种更为现实主义的宪法世界观。表面上看,对人性持怀疑态度的现实主义国家观似乎基础不够牢固,但那只是因为它排除了貌似稳定强大的绝对主义表象;恰好相反,这种宪法观因为更贴近人性现实而基础稳固,而其谨慎怀疑的态度则可帮助一个国家在立宪进程中避免无限权力的暗礁。
1911年10月30日,武昌起义20天后,清廷一天之内连下四道上谕,做出大幅度让步、妥协,企望渐成燎原之势的“乱事”能因此迅速平息。一天之内,连发如此四谕,且让步妥协之大,出人意外,足见清廷心情之急迫。正如严复所说,"所有这些都太迟了",未起任何作用。
在第十七项立国原则中,美国建国先父们设立了权力制衡制度,在三权分立基础上进一步保障政府权力的制约与平衡,防范权力滥用导致错误和灾难。这些制衡并不是完美的,美国还是出现了很多权力扩张没有被制衡住的例子。但在过去的240年内,在大多数的时候,当美国遇到各种危机,威胁到宪政体制时,这些制衡机制就会启动,阻止这种侵权。
八月底修订的纪律处分条例一经出台就遭到了党内外包括国内外舆论的广泛质疑,此举也被认为是继宪法修订后习近平向集权、独裁、终身制又迈出了一大步。对习近平来说,核心地位也有了,宪法也改了,太子也不立了,可还要通过条例的修订来强迫全党认他做皇帝;不想着如何改善民生、做实事来树立威望,却想着一层一层捆绑党员,到头来必是物极必反。
民选的国家领导人常常不过是选民的缩影。极端的多元文化主义造成国家内部的部落化,增加矛盾和冲突。持这种立场的政治左派与持白人种族主义立场的政治右派正好是美国政治光谱上的两个极端。民主社会的底线超越党派利益,超越族群利益,超越部落思维和身份政治。为要守住这个底线,我们只能屏息等待后川普时代的到来。
究竟谁最有资格权衡债务减免的成本效益?宪法文本的正确答案显然是全国人大。任何一个关心民生的国家都应有的民主程序机制,因为任何预算方案都有机会成本,而具体的开支结构则取决于特定国家的人民在特定时期的需要。

页面

订阅 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