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开始变成现实,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从而经历一个与民族国家框架的权力从分离到重新结合的重组过程。劳资的关系不是紧张了,而是坍塌了,一种断裂的社会开始形成了。
中共与香港的代理人一直在阻挠香港的民主进程,让和理非无路可走。香港抗争主流一直是和理非的,勇武派本是和理非,他们不是主动出击挑衅,而是遭受暴力镇压被迫作出的反抗。
我是中国人,中国是我的祖国。10月1日是这个政府的生日,不是这个国家——我的祖国的生日。政府不等于国家,更不等于人民。这是常识。
回放历史,柏林墙的确是倒得很荒诞。真正的主角,是人民对自由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柏林墙耸立的那一天,就决定了它在日后倒塌的命运。这世上,还有多少堵墙,在等待荒诞对荒谬作出判决?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香港能够成为国际的金融中心有三个最关键的因素:第一,必须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法律体系;第二,必须有相对宽松的信息流通环境;第三生活条件和自然环境、文化和教育、卫生等设施能够把其他的国家最优秀的人才吸引来。
爱国家和爱祖国,这是两种不同的爱国主义。爱国家是政治爱国主义,爱祖国是文化爱国主义。文化爱国主义和政治爱国主义不一样。因为文化爱国主义深深扎根在自己对一片土地、人民、传统、文化的深厚情感基础上。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