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走向文明,走向世界,里头一个最大的阻力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我们叫它极端民族主义我管它叫国家主义,还有一个是民粹主义,这两个东西,现在在我们现实的存在里头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种力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并不弱。
人心的溃败,才是不可救药的社会溃败。这样的历史遗产,将成为中共给未来中国的“馈赠”。如果我们想知道人这“历史遗产”的沉重,就请看看今天的俄罗斯,这个曾被中共在不同历史时期先后视为师、友、敌(以俄为师、以俄为友、以俄为敌)的国家,直到如今,还在未来与过去之间苦苦挣扎。
猴群是一个绝对专制的社会,绝对不允许猴群里有第二个核心,新老猴王较量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猴王统治猴群,必须建立在所有成员只崇拜它一个猴的基础上,这是猴群社会的基本原则。只是搞个人崇拜的猴子没有好下场,最终,要么被打死,要么被关进笼子。 猴子终究是猴子,即使“个猴崇拜”搞得轰轰烈烈,它还是一只猴子,离文明还有一座花果山的距离。
著名的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在他临死前,曾经发出一句振聩发聋之声;“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由此类推我们看到党管到哪里,哪里就没希望。实际上是党管到哪里,哪里就遭殃,党管到哪里,灾难就到哪里。
个人崇拜在共产党政权史上本为内部公共品,但它借助党国一体机制最终让社会承担了迫害、杀戮、饥馑、动乱等重大成本,这还未计对个人精神世界摧毁之无形成本。在共产党政权史上,个人崇拜未必导致政权丧亡,但某一波段使政权看似强大,而实质上是积累崩溃因素。
中国的确成功建立了举世无双的独裁制度,大多数绝望的人口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为政府解释以及宣扬其成果,自己的苦况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压者视为恩人,堪称全球「最成功」的独裁制度。
有人误以为习近平要搞新极权,我觉得是多少看走眼了。而真正完全看走眼的,当数那些至今还对习近平会改旗易帜搞宪政抱有幻想的人。习近平上位以来的言论和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与宪政的势不两立,表明了他是铁了心要将宪政拒之门外的死磕派。所谓“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习近平新时代后极权主义,即翘起尾巴的后极权主义。
无论是搞城市化还是搞复兴乡村,如果要真正向中国最近提出的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农民,无论我们怎么样,维护农民的权益应该是我们考虑的一个核心。由我们上面的决策者来决定一个地区的农民应该是进城还是应该待在农村,本身这个思路有一定的问题。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它甚至跳过论证,直接告诉你现状就是论证,所以它本质上是为现实的权力关系辩护的逻辑。
民主这个概念,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