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 4月的一晚,贺卫方在西北政法大学上了一节课。他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教授,闻讯而来的学生使得教室“爆棚”。演讲完,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也是他的博士生谌洪果副教授在激动之余,说了句:“我想,这个时代,贺卫方、韩寒这些人,真他妈的有个性!”瞬间,台下学生笑成一片。作家狄马玩笑点评说:“欺师灭祖,莫此为甚。”当然,贺卫方不这么认为,他欣赏这位不久前写了《我为什么不参评教授》一文的学生。师生之间在自由精神上的一脉相承,被许多法律学人艳羡。 52岁的贺卫方,无疑是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法学家。多年来,在学术研究之外,他倾注大量心血于法治理念的传播,不遗余力投书传媒,在各地巡回演讲,...
义和团运动带有鲜明的反科学、反理性的反智主义倾向,它与中国历朝历代农民起义主张反智的精神传统一脉相承,在本质上反映了晚清保守派阶层的诉求,是保守派贵族伪装民意、煽动民愤、蛊惑民心、挑动民粹的结果。使得求真务实的现代科学在中国的传播受到巨大挫折,并点燃了“民粹民族主义”的烈焰,使其燃烧至今。
纵观整部零八宪章,可知其完全立足于觉醒了的公民立场,而决不是站在威权统治者的立场上。它的主旨是保障人权和把权力关到笼子里去,而决不是把重心放在给“当权者留足充分的余地”上,更不是“给皇上递谏言状子”。
习有“个人魅力”吗?且不论他只有初中文化水平,迄今为止,他将“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他的“政治化妆师”为他设计“晒书单”以比附毛泽东“乱翻杂书闲书”的陋习,已成互联网上的笑料。若为习近平计,他何苦要去当“毛二世”?撇下韦伯理论不说,此举非但不能为习家光宗耀祖,反而是将自己降低到了毛新宇那一个层级,离痴呆很近了。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从俄国到中国的共产党极权主义的“人民”观,又在有机整体论上更进了一步:他们的所谓“人民”,是一个阶级化、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的有机整体。共产党的独裁者,则是时刻为了“人民”、随时拯救“人民”、永远代表“人民”、与“人民”融为一体、须臾不可分离的“人民领袖”。
于言论自由的暴虐压逼是中共钳制人民思想的传统手法,而驱策"五毛党"狙击人民自由言说则是流氓的新战术。“泛五毛”是相较于“五毛”而言的。“泛五毛”们是赞成言论自由原则的,但实际行动上对自由言论的危害于嫡派“五毛”们无异。
王实味遇难80年后的今天,即或王实味已获得平反,但中国的文字狱并没有消失,以言治罪在中国仍大行其道,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变本加厉。王实味式的悲剧还在进行中。
相对于陈独秀,胡适政治上无疑高明太多。陈独秀就错得太离谱了。这是其对政治不懂不擅而又狂热卷入的必然后果。这真是一个大悲剧。有着这种大悲剧的知识分子,岂止陈独秀一人,过去百年中这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他们烧掉了自己,却并没有照亮什么,世界反而愈加黑暗。这才是他们所有大悲剧中,最大的悲剧,最令人扼腕。
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绝不相信自身最危险,但是无数的历史事实却无可辩驳的证明,这些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面临危险难有善终。习近平或许不要只想着独裁的爽意,也应该夜深之时留意一下历史,历史证明独裁的效仿者大多难有前者的好运。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