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人们注意到,许多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情绪和情感要比在日常生活中远为夸张、激烈和极端。而且,大多数这类没有自我节制的情绪或情感都是负面的,故意要对他人造成伤害。 带有敌对、仇恨、鄙视、嫉恨情绪的言论经常诉诸尖酸刻薄、恶语伤人和愤世嫉俗的暴力语言,既是粗暴和粗鄙的,也是犬儒主义的。犬儒主义经常借助夸张的情绪宣泄,是一种被情绪性看法左右和摆布的生活态度——看穿一切、看透一切、绝对怀疑、对什么都不再相信,以及由此而来的极端功利主义、道德虚无主义、鄙视是非判断、假面扮相、说一套做一套、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乔恩·埃尔斯特(Jon Elster)在《心灵的炼金术:理性与情感》一书里指出,“情绪”...
中国的历史庶几就是一部野蛮战胜文明史,从最早的炎黄之战,到商周之交;从秦政一统天下到宋元明清。那样的历史在清末民初是革命取代改良,然后是国共相残的草莽打败乡绅。这部历史演变到八十年代,则是那具叫做党天下的僵尸压死了摇篮中的改革。
中国房地产高烧不退,土地财政、银行信贷政策、投机炒作等,固然是重要原因,却不是根本原因。地主思维创造了超出有效需求N倍的房屋购买力,才是房地产“泡沫”迟迟不破的根本原因。
最近的历史已经证明,权力最终是属于人民的,而不是属于国家的;非暴力战略比枪炮更有力量;而且,非暴力行动是一种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斗争方式。
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普遍对抗性,使国家行为不论支持或限制任一市场主体,都会对另外的市场主体形成影响,在全球化时代,受益受害的主体,甚至分不清是哪一国的人民,哪来的对某国所有人都有利的“国家利益”?其实现在我们所说的“国家利益”,绝大多数是政治家想象出来的,属于“子虚乌有”。
企图用公民社会来忽悠专制统治者,实属自作聪明;更不用说,企图用公民社会理论来实现社会转型,根本是异想天开。从德国进口的哈贝马斯公民社会理论一旦付诸中国现实,完全对不上号——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身后是非谁管得……只要共产党还在台上,他们就不会放过这尊可当神敬的毛像。但谁又能说这种人造的不朽不是暴尸性质的反噬,不是把供人瞻仰的该尸密封水晶棺内,任其在未来的岁月中遗臭下去呢?
从香港目前政治现实看,“港独”的空间非常有限,而民主自决自治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香港人认为对自己更加有利的是切实落实政改,享受一个真正的高度自治环境。
歹托邦(dystopia)是乌托邦的反义词,希腊语的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与理想中那种完美的境域完全相反,歹托邦乃指极端恶劣的社会形态。毛泽东发动文革至今已五十年之久,他本人的劣迹举世有目共睹,所推行的暴政为害至今,但还是有不少人习惯用“乌托邦”或“理想”这类字眼强调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从历史来看,毛泽东所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是“歹托邦”动机,如中共八大往后所有的政治行动——共产党整风、大跃进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全是为了推翻八大所制定的总路线而做出的出击。直到1969年第九次全国大会时毛的思想成为全国指导纲领,毛的报复才算落幕。
为了坚持他们特权利益,他们称杀几十万换来稳定,却难稳,还杀出一个贫富悬殊的官僚资本特权阶级,这阶级只占人口0,1%,却拥有全国70%的财富,并成为中国维护他们特权抗拒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阻力,使分配不公,达到鲜有的极端,并且,埋伏着经济、政治等矛盾与危机,若今上回头借助老毛集权与暴力解危,可能是黔驴技穷的铤而走险,和一次豪赌了。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