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唐云后注: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文章以羞辱自己为能事,以期换来当权者的半点怜悯或者手下留情,是当今知识分子脊骨被打断之明证!为警示后人,我不避自我再度羞辱,贴出文章,让大家知道,任何和解的路径其实早就堵死了,以自轻自贱的方式依然不可能获得半点认同!
一网友说的好:“每一个失去底线失去信仰失去对光明渴望的灵魂。都是一个个微型黑洞。聚集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诚哉斯言!在天朝,人心的黑洞远比宇宙的黑洞可怕的多。它让真知无法逃逸,它让良善无处遁形!
习近平公然与良知为敌,在他治下的以言治罪和迫害知识分子的案例,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与毛泽东有得一拼。习近平当局已经严重超越了改革四十年来中共执政的底线。在他的愚蠢而又胆怯的执政下,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将进入黑暗时代。
春寒料峭。清华园又一位君子被噤声了,留下一句:求仁得仁,夫子当为。令人稀嘘。在言说者中,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已至于在微博微信深夜清冷街道上,已经很难看到有坚守的行人了,更难看到熟人了。
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早已经沦落为统治阶级奴役人民精神的工具,成为麻醉人民精神的麻醉药。奴性的文化浸泡出奴性的国民,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的特征:一是缺乏独立思想,二是缺乏平等精神,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
就一个国家的政治转型而言,无论是从政治理论,还是从人类政治实践的历史来看,法治及其所保障的个人自由都不可能“先于民主”而达成,而只能“经由民主”而达成。当国家权力被一个人或少数人所垄断时,就不可能会尊重个人自由,因为这种权力垄断状态的存续,本身就必须以压制或剥夺个人自由为前提。
福山认为,只有自由民主制,在平等的、相互的和有意义的基础上满足了人性寻求“承认”的需要,在自由与尊严中,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均衡才得以建立。人类对自然科学的探索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人类对政治探索已经结束——没有哪一种制度,能比民主限政体制更加顺应人性。
在一个好的制度中,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考虑。只要我愿意,我的一毛可以为天下舍出来;可是,谁也没有权利强迫你这样做这样的制度安排,正是为了保护君子不受小人之害,真君子不受伪君子之害,正是为了尽可能的使君子变得更多、更真。
“崇拜”与“爱”一样,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也是永恒的话题。全部人类史表明,个人崇拜从来是不能持久的。“崇拜”是一种“不对称现象”,“被崇拜者”与“崇拜者”之间距离愈大,“崇拜”的“效应”就愈显著。“爱”需要亲近,距离愈大,爱就愈难实现。
在又一个新春到来的时候,我还想强调人性这个问题。无论遇到什么,尤其是在我们一时难以判断是非的时候,记住我前面的那句话: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