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古往今来,绝大多数的政权轮替都是在人民上街的情况下发生的。没有人民上街这样的压力,很少有统治者会主动下台。只有这样的机会才可能导致体制内的反对得到成功。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习近平最大的问题是,他不想给任何人政治空间,既不给右派,也不给左派。习为了集权,要求文武官员把对他个人的忠诚或恐惧置于服从组织规则的权威之上,不仅激励了「不作为」和「软抵抗」,而且带来了整个国家机器「脆断」的极大风险。
已经掌握了党政大权,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没有对体制内知识分子开刀,那一定是形势不允许,党内已经有了制衡他的力量。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开展一场新的反右斗争,要么习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
刻下政制及其代际群体犯了「太过低估」的认知错误。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二是低估了亿万国民对于既有政制的强烈厌恶与维新求变心切。三是低估了国际社会对于红色帝国的提防程度。四是低估了历史进程之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现代中国不曾、不必、不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红色帝国。
2019年令中国人集体深感焦虑的,是相信中共政权将在新一年濒临崩溃的海外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统治者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也达到了新的水平。习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国引入了文革以来最严重的险境。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现存秩序是否能持续都在失去信心,而习近平则无法扭转这一大势。
2019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是习近平突然升级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恫吓,从而增加了台湾问题触发重大危机的可能。习近平此举是想告诉他所有的政治敌人,他将不惜任何代价来保住权位,为此,他不怕战争、不怕革命,不怕天下大乱也不惜生灵涂炭。
习近平和他的小团队也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应该开启时代的政治元年却变成了自己政治上的滑铁卢。无论是在中国和还是在世界,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习近平和他的小班子迅速变成孤家寡人,是中国人民彻底丧失对这个执政党任何希望的一个重要转折,世界文明国家普遍放弃对中国共产党的绥靖政策的开端之年。
习近平果然能武统吗?习近平根本就不具备动武的条件,他要动武就是找死。中共的其他官员也会阻止他蛮干。我看他就是想煽动民族主义,来解救他目前的困境。想重新煽动民族主义,也是臭棋一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在其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而演化到今日,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2019年,是个不平凡的年头,令中共高层伤透了脑筋。近闻中南海内吵成一锅粥,四中全会一再推迟源于大政方针不能取得共识,表面上平静,内里胆战心惊。展望未来,被浓缩为一句惊涛骇浪,诚哉斯言。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