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习近平的野心可能还不止于在中国大地上实行专制统治,从中共向全球扩展其威权锐实力,尝试扭转西方百多年来的强势,可看到习近平所要做的,不止于自保,他更可能是为称霸天下做准备。中共及其他威权政权正向全球扩张,专制统治有可能威胁全球的民主自由世界。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中国的历史有辉煌的篇章,但也的确有许多血腥的页码。近代以来中国长期国弱民穷,人们怨天尤人,难免怨及祖宗,对此予以纠正是完全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倒到另一极端:因为日子稍微好过了些,就小富即狂,把历史说得花团锦簇。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民主制度有问题吗?当然有问题。丘吉尔说:「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断地被试验过的政府形式之外。」其他所有试验过的制度比这个「最坏的形式」更坏。「最坏的政府形式」的民主制度,不是要治愈人性的疯狂,而是要用各种相互制约的方法去抑制人性的疯狂。
至暗时刻,引领民主国家作出抉择,是在理智,辩论,倾听,演讲之后。在专制国家,是领袖暗室的思考,以及决策之后引领的万众欢呼。我想起德国人进军巴黎时,日本人进攻珍珠港后,民众的欢呼声响达云霄,没几年,炸弹就落到自己头上。为邪恶欢呼的,必收割灾难。
由始至终,宪法只不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独财专政的粉饰和门面,一直令许多中外人士,误以为神州是个“行宪”的国家。如今,习近泙徒手逐块撕破这个面具,露出面具背后的青面獠牙,把面具撕破了,中共没有转寰余地了,是件好事,对于促进中共崩塌是件好事。习近泙终将成为中共及他自己的掘墓人。
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封闭的老大帝国,而是身处21世纪,不可能自外于浩浩荡荡之世界潮流。现在流行的最简便的说辞是一切归咎于“境外敌对势力”。我想借用一句论语:“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我个人温饱无虑,别无他求。所求者惟国泰民安,善用百年来国力最强盛的时机,力求以和平方式越过这一不可避免的门槛。正因为如此,每见种种悖理伤道之事,忧思难解,悲愤不已。
习近平要建立的无限期个人独裁,是当年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独裁,是共产专制特有的独裁,是比传统的帝制更坏的独裁,是最坏的一种独裁。而习的独裁又是建立在经由四十年改革而拥有了远比毛时代更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之上,因此它不但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构成极大的威胁。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