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假民主制度就像它不可能管好经济一样。在经济上是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在政治上也是这个熊样子。经济上可以试,因有政治强力兜底,可以纠偏;但是,政治上不敢,一乱了,就意味着下台,想收都没人给机会。干脆,堵死一人一票之路,简单又方便。
中共政权必然对普世价值采取一种骨子里的轻蔑,一种敌视的态度。要指望这种政权主动地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那是相当的困难。所以,这对不仅是对中国人,也是对整个世界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可以说,目前世界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的中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是对中国人,对整个世界都将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民主这个概念,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
本文试图说明,非暴力抗争比暴力革命不仅在道义上更正当,成功率更高,代价更小,效果更好,而且,与民主运动的性质更为相宜,更有利于克服中国式改朝换代的暴力政治传统,有更多的当代资源——国内的与国际的——可供运用。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在致十九大代表的公开信中说,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人权恶化、法治倒退、酷刑泛滥、冤狱横生,习近平执政五年来,不顺应历史潮流,开历史倒车,强化极权统治,已不适合继续留任;建议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建设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中国,还政于民。 建言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 ——余文生律师公开信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各位代表: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人权恶化、法治倒退、酷刑泛滥、冤狱横生。中共当局言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实际中国无自由、无民主、无平等、无法治,有的是权贵当道、贪腐横行。 2013年中共当局镇压“...
自由派最需要做的启蒙工作之一,不是对于这种“国民性”或者“文化”进行道德讨伐,而是对民主化转型过程中的利益损益和基本观念的理性梳理,是向沉默的大多数讲清楚这样一个基本道理:民主化变革并不会构成对大多数人的既得利益的伤害。
为什么最不人民、最不民主的共产国家,偏偏却最热衷于在自己的国名里写上“人民”、写上“民主”呢?为什么共产专制国家却偏偏要自称“民主阵营”呢?这就要归结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如今这套意识形态早已彻底破产。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共当局还在继续标榜这套意识形态,但是它早已成为“皇帝的新衣”。
习近平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他将来转身搞所谓“民主宪政改革”,基本上完全不可能。他真正的麻烦在于这种四面树敌造成的社会高度紧张,随时可能出现一些不测的危机,包括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上,都构成非常大的困难。
关于港独,它既不是中共或梁振英,更不是美国、英国或西方的“阴谋”所人为造成,当然也不全是(并且主要不是)中共反对香港民主化的蛮横政策或梁振英政府执政不当的错误所意外触发,而是香港长期以来特殊的历史遭遇、政治地位和文化氛围在当前特定的政治社会条件下的特殊产物。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非法迫害,制造出强权压迫自由意志的悲剧,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高强度表演其执法机关从上到下长期施行的丑恶“连坐”实践。但从西方媒体不分左右的反应来看,刘晓波已经令这个政权在社会价值方面的信用破产。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