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的预算程序相当混乱。在中国,“预算”这一概念包括:正式合法的预算内资金、官方半合法的预算外资金和非正式的有时是非法的预算外外资金。因此,中国政府的预算是一个由多种来源、不同程度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交融在一起的复杂混合体。 与中国政府的预算一样,中国的法律也是五花八门,既有根据宪法制定的官方正式法律秩序,也有在正式法律阴影之下制定的半正式的法律外秩序——其是否符合法律与宪法均值得怀疑。此外,与法律秩序和法律外秩序并行的,人们还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到一种非正式的、“法律外外秩序”正在应运而生。 法律秩序 这里,法律界定为一种合乎宪法的法律制度。在这种制度里,...
中国人权: 你是一位很敏锐的中国政治形势观察人士。你能不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对一些重大的社会和政治趋势的看法? 鲍朴: 如果你观察一下大街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观察一下政府一直在说些什么,全国人大做出了什么决策,温家宝总理在3月14日全国人大记者会上说了些什么——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还有警方对互联网上流传的消息是怎么反应的——然后,你才会对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个全面的理解。 特别是全国人大通过的下一个五年计划,把预计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幅度从上一个五年计划的7.5%降到7%;与此同时,健保、社保开支要增加,最低工资也要增加。...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头小贩遭到执法人员粗暴对待,激起公民非暴力抗争,并由此演化成一场“茉莉花革命”。这场“茉莉花革命”,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还扩大到约旦王国、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斯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国家阿曼,并远至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虽然这些国家在意识形态上不尽相同,经济发展的程度亦有差异,但都有促使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的共同点,即专制与腐败。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当今普世价值驱动的全球民主化进程中,哪里有专制与腐败,哪里就必然会有公民抗争浪潮随影相伴。 然而,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竟对公民非暴力抗争大开杀戒,引发全国性的流血反抗...
当中国当局采取行动拘留多位著名维权律师、活跃人士和网民,企图将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扼杀在萌芽状态的时候,这场初试莺啼的“革命”其实还只是推特上的传闻。 1 2011年2月20日,星期天,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第一天,大批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自愿的和雇来的保安人员,部署在位于北京繁忙的王府井大街的麦当劳外面,沿街停满了警车。人们很难从这条繁忙大街上每天熙熙攘攘的购物者中区分出谁是来抗议的——当然,也没有人高呼组织者拟定的“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我们要住房,我们要公义”的口号。 2 据信,那一天确实有少数无声的抗议者到王府井大街去了,只有3人被警察带走了。 3 警方对这样一起很可能称不上“事件...
【茉莉花活动镇压】2011年2月以来,多名维权人士被骚扰、任意羁押、被失踪、被“监视居住”。其中一些已经释放但多被禁声,维权人士刘沙沙针对他们的遭遇,写下此诗。
2011年5月5日上午10点40分,新沟桥派出所管段户籍警周光建再次强行敲开秦永敏家门,带着社区治保主任姜轶东先生和新沟桥街司法所梅女士,以秦永敏仍然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为名,气势汹汹地进行威逼,向他提出各种非分要求。 周光建一来就反客为主,说什么“屋里这么黑”,不考虑秦永敏极度贫困交不起电费的惨景,大白天就把灯拉开,秦永敏回到电脑旁坐下,他又强行抢到面前已在大叫:“怎么每天还在写!你每天还在发文章?” 秦永敏说:“你既然是客人就请坐,凭什么管我写什么,管我上电脑?” 周光建继续冲到秦永敏面前大叫:“我们今天是来办公的。你处于剥权期间,必须服从监管,否则我们依法采取措施!” 秦永敏愤怒地说:“...
国外朋友们:感谢你们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大力支持!我作为中国民主党人,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本人从1970年开始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奋斗,在这一年的三月第一次被捕,由此开始,40馀年来22次被捕,三次判刑,坐牢二十馀年,之所以能够长期坚持终生奋斗,就是因为我相信,专制、邪恶、贪婪只能使人孤立,使人成为禽兽,只有博爱、正义、奉献才能把人类连成一个整体,只有这种整体的人类才是我们应当具有的归属。我不信神,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让一切人得其所应得——正义——其实也是一种神性,准确地说是神圣性。当我们为正义的事业,为人类的共同利益和精神家园而奉献时,我们就会有无穷的力量,...
呼吁国家主席副主席胡锦涛习近平依邓小平理论设立政治改革特区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和习近平副主席: 这是第一次给您们写公开信,但不是第一次给胡锦涛主席写信。在通过邮局寄给胡主席的众多信中第一封是2005年5月我出国做访问学者之前,那时全国一片崛起声浪,其中也包含要中部崛起;我在这封信里用很少的词说明了为什么最好把和平崛起改成和平发展,把中部崛起改成区域发展和提到农村问题等。2005年10月我在正在国外访问,看到国内讨论中国的外交不能只是再韬光养晦等,於是我给武大当时的党委书记顾海良教授打电话,告诉他我有些建议想通过书信寄给胡主席,武大支付了我回国的来回机票。我在10月的这封信里提出了放胆发展软实力...
懿明 讲述了海滨村庄的村民与决意夺取他们土地的当地政府之间的抗争。 也许,明年新版的北海地图上将不会再有 “白虎头”这个地名。事实上,白虎头村的土地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徵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俨然成了政府眼中的刁民。 在过去的三年里,村民在与政府的博弈中节节败退,如今的白虎头村千疮百孔。在废墟和杂草中,二十来栋小楼勉强地点缀其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悲凉与落寞。一堵政府新修的围墙把这片败落锁得严严实实。 谁曾想,昔日这座海滨村庄曾繁华一度,上千栋楼房鳞次栉比,道路上车来车往,慕名而来的游客乐此不疲地穿梭其间。如今,这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存在。曾经富足一时的白虎头人也再度回归贫穷。...
李锐、胡绩伟等 2010年10月11日,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三天后,原毛泽东秘书李锐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干部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兑现中国《宪法》保证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开信指出,不仅普通中国老百姓享有的权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连中国高级领导人的言论也要遭封杀,最近温家宝总理接受美国有线新闻广播网的采访被屏蔽就是证明。公开信提出了8项具体要求,如:允许突破中共党史研究的禁区,允许媒体完全独立,允许香港和澳门的书籍报刊在大陆公开发行,允许互联网言论自由,等等。 这封公开信贴出几天后,获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签名支持。公开信表明,...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