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這是種煎熬,對垂死之人和所有與之共命運的人來說都是。是的,我說的是劉曉波,一個正在死亡邊緣、等待死亡降臨的人,一個標誌着這個時代的苦難與抗爭的人,一個必將不朽,並會永遠存活於歷史和記憶中的人。
无敌的刘晓波,仍旧没有敌人。但从关押无敌的刘晓波,到关押非暴力的许志永,再到关押不合作的唐荆陵,它们已然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那张摆在诺贝尔委员会领奖台的空椅子,却似乎时时刻刻在提醒没有了朋友的它们:你们将四处受敌!
很多精英人物推动历史进步,其意义都不是在当时就被认识到的,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才被认识到,所以我们常常将这些义士是在做一种殉难的工作。殉难的时候,他们肯定是孤独的。但我是研究历史的,我还是相信历史,刘晓波在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里程碑式的意义早晚一定会写进历史。
刘晓波被谋杀,不知道会不会提醒人们该反省:对不懂良知为何物,对听不懂善意声音的中共,是否仍要锲而不舍地表达我们的良知与善意?对“和平理性非暴力”这个概念,是否应该再认识、赋予新的含义?
709反人类罪暴行是既已发生且仍在发生着的历史,它给我们造成了人性的伤痛,也正造成着人类名声永不可弥复的损害。但关于它的历史铭刻上,英雄们的名字,以及英雄们血性担当的壮丽将永久熠熠生辉。
出狱近4年的宁夏诗人师涛,作为上海市作家协会第三期青年创作班成员,受邀准备参加一个在宁波举行的诗歌联谊会,但三方国保联动,使他无法成行。师涛曾为记者,2004年因通过雅虎信箱发给海外一封政府关于媒体在六四15周年期间如何处理有关报道的文件而被捕,后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获释。 师涛声明 本人作为上海市作家协会第三期青年创作班成员,受到请参加7日在宁波象山乱洋礁举办的诗歌联谊会。我已经按照国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并且买好了机票,准备明天去警务室当面提交“请假条”。 没想到,宁夏国保、上海国保、宁波国保几方联动,严重要求主办方不得让我参加,否则如何如何。无奈,下午退了票。...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