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结社自由

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的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截至7月30日晚10时,已有1621人联名。声援书发出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友发出消息说,7月27日下午,要求建立工会的7名工人正常上班时,被厂方唆使的保安及管理人员暴力驱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报警后,警方非但没有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反而将7人与现场声援的工人重重包围,强制扣押;当晚,前往派出所问询的被捕工人的亲属也被一并扣押。被羁押的维权工友和声援者超过72小时仍未获释,警方声称将以寻衅滋事罪起诉;佳士工友吁请全国人民和网友继续给予声援。 相关报道见: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 佳士建会工人及支持者 30人被拘留(附名单) 重磅!最新消息!7.27佳士被抓人员名单(30人) 7.27下午,...
7月27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被警方拘留,29日,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届本科毕业生岳昕发起联署声援活动,该活动得到该校各院系本届毕业生和在校本科生的响应。他们在声援书中呼吁有志青年勇敢地站在劳动者立场,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被捕工人,呼吁地方总工会和佳士科技依法依规切实保障工人自己建工会的权利,并要求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启动事件调查程序,对全社会及时公开事件真相,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相关报道见: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 北大学生就「深圳 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 JS北大声援团 此刻,...
文章说,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为抗议公司长期恶劣地对待员工,要求组建工会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公司以开除、殴打等手段报复工人,一些工人还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的殴打和非法关押。工人们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号,要求严惩打人的警察,在全国热心网友的关注和声援下,被关押的工人获得释放,警方承诺三天出结果——如果警察错,会惩罚,并给出书面道歉。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 ——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国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个是北京举行了庆祝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暨志愿军凯旋归国60周年活动,一个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维权,要求建立工会,严惩打人警察——...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习近平今年的新年讲话让人感觉到虚假,也提不起人民的精神。第一件能够体现中国政府真诚的事情是公布官员的财产。第二件能够体现政府真诚的事情是清理一下那些自相矛盾的法律和政策条文,做到言行一致,让政府和人民都真正依法办事。第三件需要体现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党对中国人民真诚的事情就是给人民说话的自由。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2015年5月5日,中国政府公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下称“境外非政府组织法草案”或“该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如果该草案不加修改获得通过实施,将严重削弱中国的民间社会和政府的国际参与。该草案称制定本法的目的是“为了规范、引导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的活动,保障其合法权益,促进交往与合作”(第一条);但实际上,该草案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接受中国公安部门及业务主管单位对其所有活动的严密监控。而这种严厉的监管,将伤害中国自身的利益,切断民间社会为中国面对环境、社会和发展的各种困难可投入的大量资源和专业知识;不仅如此,...

页面

订阅 结社自由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