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我脆弱的神经/怎经得起会愈加庞大的民权呼声和各种抗议/必须防患于未然/从思想根子上掐断根源/ 哪怕充分暴露了/我的虚弱和不自信/因为早已被蛀得千疮百孔的我/因为我知道/思想不是靠军队和警察就能镇唬得住的
中国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噩梦。愿主基督在中国的教会,能以忍耐、信心、怜悯和勇气,在恩惠的福音里,陪伴未来的社会转型。我和教会的长老们,绝不介入和从事任何政治活动,绝不惧怕任何政治势力的淫威,也绝不回避对任何政治罪恶的指控。
什么是党的领导?就是东西南北中,一切姓党,一切由党发号施令,人民只能“听党话、跟党走”。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一切姓民,一切由民作主,党必须听命于民。“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互不相容、不能并存。
政治是一时的,文化是长远的。活着非常重要。但是活着也要有点样子,我恳切地期待复旦大学不那么卑躬屈膝、谄媚逢迎,而能善巧地做中流砥柱,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而不是像修改章程这样随波逐流,见风使舵。
介绍 在当今文明国家,民主是一项基本的价值观。然而,中国作为最大的威权体制国家却建立了试图永久一党专政的体制。为了解决共产党专政与民主之间的内在矛盾,共产党建立了一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实质上这套理论不过是各届领导人讲话的汇总。这套理论虽然并没有多少逻辑性可言,但是通过党的宣传机器,却深入家家户户,并且通过政府对公共媒体的垄断,进行歪曲性宣传而越来越得到强化。 这些歪曲性宣传包括,割裂民主与选举之间的关系,歪曲法治的概念,强调经济发展而有意忽略社会公正,对民主转型不久的国家进行贬低以增加民众对不稳定的恐惧,以及对民主国家进行挑刺,尤其对美国的民主进行误导性报道。 在互联网时代,...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习近平谈民主,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共产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利。这个党的领袖们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无耻到敢于将谎言当作现实不断地大声重复。这就是中共党的所谓“全过程民主”的口号背后的真实货色。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