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中国政府在网络平台散布的谣言中,最具有煽动性的一条就是将香港示威活动描述成所谓的“一小撮港独分子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分裂中国”的活动。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完全是中国政府欺骗大陆民众、转移人们的视线、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一种邪恶伎俩。
在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今天,判断一个社会是否足够文明进步,是否有自我纠错能力,只看它如何对待人们对它的批判这一条,就足够了。我们不要再做别的梦了,要做,就要做思想理念和制度文明进步的梦,否则,只能是自欺欺人。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中国人权 致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敦促她公开、强烈、明确地表态支持香港民众的呼声:要求完全撤回引渡法修订案。该修订案引发了最近几周在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信件全文附后) “来自社会各阶层的香港普通公民,对一个威胁世界各国政府的强权大声发出反对声音,表现了他们的勇气,也鼓舞着我们所有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在信中写道。 香港政府于今年2月提出引渡条例修订案,如获通过,将会导致居住在香港或经过香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的司法体系缺乏独立性,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正当程序的保护。 香港这次去中心化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得到包括商业、法律、...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
中国再怎么经济改革,再怎么经济发达,你不讲真话,你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你仍然不是一个文明社会,仍然还是一个愚昧的社会。你这么个国家,再弄得冠冕堂皇,房子再造得漂亮,吃的东西再好,但是大家都不能讲真话,那是什么人。没有说话的自由,永远进入不了文明社会的行列。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