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这首诗是2010年刘霞写给狱中的刘晓波的;2017年7月14日,刘晓波死于肝癌的次日,此诗由刘霞的挚友在推特上贴出后在网上广为流传。 黑暗之路 刘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2010年
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的责任。控告状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担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后,继续打压人权律师;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师进入非法年审(年度考核)月后,苗林及属下更是利用官权配合中国各级公检法看守所等强权单位,不给一些律师事务所年审、不给一些律师盖年审备案章,以限制律师正常执业;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被以换发新律师执业证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师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从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叱咤风云到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孤独离世,刘晓波的命运绝不仅仅反映出中国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对世界的警报。28年前,谁能想象到今天的世界竟变成这般模样。照这样的趋势下去,28年后的世界不堪设想。丧钟为谁而鸣?但愿刘晓波之死能成为扭转的开端。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 习近平主席: 惊悉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罹患绝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们悲痛、无奈、一筹莫展之下,决定写信向您求助。 刘晓波先生系一介书生、中国公民,是我们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想您也会和我们一样要尽全力去营救他的生命。 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请您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在全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魄力和决心,批准刘晓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争取时间尽早赴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声明。 当年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表示该笔奖金欲转赠给我们,我们感谢他的盛意。 刘晓波先生如获当局批准去国外就医,我们认为,现今他重病在身这笔奖金应该归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已被中国当局监禁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刘晓波 最近被确诊罹患晚期肝癌,获准保外就医, 中国人权 对此感到震惊和愤怒! 在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朋友今天发布的一个令人心碎的视频中,当问到刘晓波的病情时,刘霞哭着说“ 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我们对此深感悲痛。一个所谓的“囚犯”已经病入膏肓、无法再进行任何救治的情况下“获释”,这凸显了当局的不人道和对刘晓波及其家人权利和尊严的公然漠视。 早在2015年10月,中国政府在 答复联合国酷刑委员会审查中国执行禁止酷刑公约的问题清单 中声称:“看守所和监狱都配备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药品,建立在押人员健康档案,记录在押人员健康状况,...
北京最高权力当局不会关注信贷人权灾难,它只关心自己的权力是否得以维持。简言之,金融安全等同于顶尖权力分子们的政治安全;然而这很可能是一个难醒的梦魇。
王维林超越了时空。也许再过千百年,人类历经一次次劫后余生,又兜圈儿回到《山海经》时期。那时候,王维林如同挑战极权帝国的刑天,虽被砍掉头颅,失去了本来面目,却仍然当街屹立。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