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化州动乱为何会短时间内迫使政府让步,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担心民间的集体抗争有传染性。为什么一个政府如此笨拙?根本原因就是习近平集大权于一手,习举棋不定时,底下的人要揣摸圣意,宁左勿右,结果搞出一个一个大头佛,最终还是要习近平去面对。
选举有力地表示香港人的政治意志和力量,但当权者如此冥顽不灵,不外教人必须抛开幻想,不懈努力抗争,和(理非)勇(武)分工合力,在制度内外,在街头在社区在国际,把握每个机会,捍卫核心价值,才有望逆转香港的沉沦。
香港选举结果说明了香港民心民意所向。香港选民以选票告诉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香港人民要民主不要专制,要“一国两制”不要“一国一制”,要自己选特首不要北京指派。对中共政权威胁最大的是,民主派的大胜可能会导致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可能会削弱中共对特首选举的操控。
《愿荣光归香港》这个歌出来之后,这是对北京来说很有破坏力的歌。他是一种港人身分认同。你把光荣归香港,就是把香港变成一种主体了。当政府出现不作为,或纵容一些人去攻击普通市民的时候,(抗争者)他们用对等的暴力,合乎比例的暴力,去阻止暴力发生,保护自己。
香港人民显得非常理智。和理非的抗议者在斗争最艰难的时刻,没有抛弃自己的勇武者同盟;在选票可以有效发挥作用的时候,勇武派没有不理智的行为。这样的抗争,在近代民主运动史上,也是绝无仅有。谁说中国人素质低?我们为香港人民欢呼。
这次选举,最大的输家,毫无疑问是中共和习近平。中国官媒天天撒谎说“大多数港人支持止暴制乱”,现在被重重打脸。选举的结果,让中共的宣传部门不知所措,很长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报道。这样的尴尬,再一次证明:迷信暴力治国,只能踢到铁板。
反送中运动爆发5个多月来,北京当局控制民意、伪造民意、强奸民意,试图为武力镇压抗议者制造舆论。11月24日,真实的民意反映在选票上,真实的民意也传遍了全世界。这次选举也将为反送中运动带来转折,香港和平、理性、非暴力斗争的长期化,正是北京当局梦魇的开始,最终一定会引发中共专制的崩溃。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