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当下疫情严峻,武汉封城,全国揪心,共克时艰为第一要务。而一百多年前,大清王朝在面对瘟疫的举措和表现,有很多令人动容和深思的细节。东北鼠疫被扑灭后,万国鼠疫研究会在沈阳成立。这是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现代学术会议。伍连德当选为主席,为积贫积弱的帝国,赢得了最初也是最后的国际学术声誉。
武汉肺炎传染全国,传到境外,全世界都在看,情形越来越严重。李克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领了“军令状”的,大概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意思,有个闪失,习核心会找他们一个个算账的,而作为掌握了所有权力的领导人,尽管耽误了良机,致使疫情严重泛滥,仍然高高在上,不会承负任何责任。
昨晚睡前,我已经知道武汉封城了!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我遥远的家乡故土?我只能为你哭泣!比疫情更可怕的中国国情,那就是,对疾病的诊断,首先不是一个涉及生命的科学问题,而是一个涉及权力的维稳问题。
其实,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也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当一个城市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一城如此,一国如此。
这次“新非典”爆发的警世意义就在于,中共当局的严重误判,而这种系统性误判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王朝末世”报喜不报忧的官场文化。它告诉世界,中国的内部危机具有非常大的失控危险,因为在许多国家尚起着防止和阻止危机爆发和扩展的社会和政治机制,在中国已遭到系统性的摧毁。
17年来变本加厉并不是不长记性,而是所谓的“记性”本来就是天下寒蝉,声出一孔。要明白一个国家只需要一个大脑,一张嘴。所以疫情失控不要紧,人民可控就行。一百多年前,也是武汉人民,虽然前天还按照规定观摩革命党的死刑,隔天就在武昌放了烟花。
作为协和医院当年收治的最危重的“非典”患者之一,礼露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她一再说:“我的个人经历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个经历当中我们能反思出什么来。”
习近平对港台败选应有担当,因为他是事实上的政策决定者。国台办、像外交部等部门都是执行者。习近平公开表达的对港台问题的看法,和他制定的对付港台问题的对策,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正是这些强硬的港台对策激怒了握有选票的港台民众,导致北京势力满盘皆输。
睁开眼睛、打开胸怀看待世界,明了常识、认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识形态陷阱,形成正常社会生态。 有些事实,就在眼前,有人却视而不见;有些道理,直白浅显,有人却不停争辩;许多既违背常识又不合逻辑的“历史”,一旦注入头脑,就不愿放弃,不会质疑,更无从反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头脑有着不同的构造?还是文化基因独特而奇异? 一场堪称全民的浩劫,几乎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整了上亿人,毁伤数百万生命,财产、文物损失无数,文化传统惨遭荼毒……,却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厘清和反思,反而长期以来被一分为二地辩证看待,更不乏为其遮掩、美化的含糊与暧昧。 一段人祸造成的饥荒岁月,饿死数千万生产粮食的农民,...
中国政府依靠对国内的镇压来保持其政权,认为人权是对其生存的一种威胁。而它的这种反应正日益对全球保障人权体系的存在构成威胁。其结果是构建了一个奥威尔式高科技监视系统和一个复杂的互联网审查系统,以监视和压制任何对它的公开批评。中国政府对全球人权体系实施我们从未见过的最强烈攻击。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