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在西方的“接触政策”、金钱和科技的帮助下,六四屠杀后,中共专制政权日益强大并逐步向全球渗透扩张。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掩饰它的国际野心。近几年来,西方终于开始警惕中国对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胁,并采取措施进行围堵和反制。尽管已经很晚,但晚做总比不做要好。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经连续30年、每年都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当局的禁止;数十年来,纪念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遭“六四”军事镇压的牺牲者的和平集会每年至少有数万人参加,有些年份参加者多达15万甚至20万人。 “作为在中国唯一能够大规模表达要求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亡问责和可以公开举行纪念活动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专制党国的强制失忆和审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禁令的发出之际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严重打击,以及本应受香港法律和国际法保护的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受到破坏之时。”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绝批准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悼念活动的申请,称集会“...
——时间会流逝,记忆会淡漠,但雕塑会纪录下今天发生正邪对决的每一个悲壮和英勇。香港的手足们,你们的牺牲不会被忘记,雕塑就是你们历史的勋章!香港黄丝手足们,你们的抗争得到了所有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的坚定支持。我们一直与你们站在一起!直到胜利!
——习近平敢于不按牌理出牌并不是因为有甚么雄才大略,而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绝对不能允许香港的抗议运动成为中国民众反抗极权统治的样板,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尤其是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他宁可毁掉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也在所不惜。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就在世界各国全力抗击世纪瘟疫之际,香港局势急遽恶化,中国当局借两会之机公布了“香港版国安法”。此前,当局已经打出一套组合拳,为该法造势扫清障碍。先是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出来放风,声称在香港回归后,“国家安全始终是突出短板”, “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口”。 [1] 接着,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铭、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参加香港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选举中把亲民主派立法委员关在门外不许投票,让亲北京的李慧琼当选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沦陷,“一国两制”寿终正寝。 中国之所以不顾脸面,悍然践踏香港法治体系,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精心筹划,...
——1.中国人大常委会无权将港版国安法列入基本法18条附件三;2.草案没有保证公布前做公众咨询,实为史无前例;3.中央安全部门在港设立机构含混不清;4.司法独立为香港基石,不应动摇。

页面

订阅 香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