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加强领导意味着利益分配的控制,他们或许等不及大湾区这块饼做大,更急于瓜分香港现有的政经大饼,因此需要的是中港融合,而不是中港发展。
香港地小人少,在香港前途谈判中没有角色,被两个强权支配并出卖了。香港没有民主,但香港人长期铸成的自由灵魂却没有消失,十多二十年来,香港人的自由灵魂一直抗击强权。
香港如果只能享有行政和财政分权,而无法得到政治分权的话,所谓“高度自治”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北京越强调“实质任命权”,则越显其宰制香港的意图。
  •  View of the Victoria Harbour from the Victoria Peak. by MK2010
“关于香港的对话:迈向民主的未来” 中国人权的项目 香港正处于一个重大的历史关头。香港民众正面临着错综复杂的挑战:中国当局不断强力干涉香港事务,正威胁侵蚀着《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原则以及香港的核心价值和基本自由,并加剧了香港本地人和在港生活的大陆人之间的文化冲突。目前,香港的未来前途正在辩论和抗争之中,而年轻人在设想和塑造这一未来中正在发挥重要作用。 2016 年, 中国人权 启动了“关于香港的对话:迈向民主的未来”项目,旨在促进居住在香港的年轻本地人与大陆人之间的相互交流、理解与尊重。 在我们召集的系列对话过程中,参加对话者探讨了一系列的主题,包括身份认同和社会行动的影响、香港的核心价值...
港独之所以在回归之后发生,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回归之后的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弊病多多,未达港人预期,至少以一部分港人的政治标准看来,“一国两制”根本不如殖民统治,“港人治港”远远比不上英人治港。
随着新型民粹政治在香港崛起,意味着香港政治将逐渐以社会、文化、身分主导,而中央一贯以经济利益与诱因笼络港人的手段亦早晚会失效。而今次中央继续以政经利益为前提管控特首选举,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建制派如今只剩下利益相关者。
自从北京政府接管香港之后,权力者和富有者的勾结便成为路人皆知的香港政治经济游戏规则,香港富人只要投靠北京政权,就会得到一张到大陆发财的通行证;而本来就是输家的社会底层,则连说话的机会也失去了。
香港特首选战只余几天,社会上的气氛虽然紧张,但普遍流露林郑当选大局已定的想法,悲情无奈之情感染着我的心。不过,我没有绝望。
中方对于一国两制的落实,泛民和本土派都认为是走了样,中方强调一国而不尊重两制,对《基本法》条文的解读也是为己所用。如果一国两制的解释与泛民坚持的概念不同,那么泛民应该如何还原概念呢?如果概念斗争持续,将来一国两制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梁振英获委任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是中共向梁振英支付的最丑陋的政治酬庸,也是继续向香港小圈子选举提供动力。由不选到参选的林郑月娥要获得类似梁振英的政治酬庸,势必要执行梁振英未完成的任务,更要为权贵集团作出新贡献,而其中的代价势必由港人承担。

页面

订阅 香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