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现在特首选举还处在混沌中。然而鉴于中共在香港的控制力,以及华人的奴性也体现在香港政治人物身上,因此香港人希望能够选出稍微不那么坏的特首,恐怕没那么容易。不过梁振英最迟后年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应该没有悬念,除非查处他的贪污问题。
主权转移前的香港,可以说是中国人社会的罗浮宫。主权转移后,特别这四年多,专制政权在这个香港宫放火,不断烧毁有核心价值的宝物。现在期望有人可以救出所有具价值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
主权移交以来,粤港、深港、泛珠三角区域、沪港合作、京港经贸等区域平台,在没有港人的监察下,到底改变了多少香港原来的发展计划?特区政府的规划自主还剩下多少?香港需要面向中国,但更需要走向世界。如果香港不能自主规划城巿发展,即使有天民主普选实现了,香港人也不可能真正自治。
习近平今天的作为正在编写历史:他会是一个促成中国走向民主宪政,自由法治,人民物质精神生活丰足,拥抱普世价值,受国际社会敬重的成员?又或者是一个以白色恐怖、不断斗争驾驭人民,却对残民贪腐者束手,被国际社会视为威胁的异己?
香港主流传媒弄虚作假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可以说已至肆无忌惮的地步,尤其是政治新闻,因为涉及梁振英政权和中联办利益团伙的生死存亡,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习近平全控对港政策、红色资本继续侵入,将是民主派面对的另一战场。然而若果西环溃败,将会是港人的一大胜仗。占领运动之于我们的教训,是妄想毕其功于一役。积累小胜以冀大胜,积聚量变以成质变,方是香港抵抗赤化之策。
选委会尽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劳工、商界所垄断,但专业界别才是指标。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选委会的选举结果,不仅影响下届特首的产生,而且也揭示了中产专业人士参与政治的趋向。
如今,我认为一个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专业界别,每个界别的泛民选委,就着应该把票投给哪位最后能够成功入闸的候选人,还是投白票,进行业界内咨询和公投,用问卷调查或商讨日等方法,来决定该界别最终投票决定。
目前还不知道“宣誓风波”及反港独政治风潮会如何发酵,会发展到什么规模。但这股逆流不但有利梁振英连任,也极可能冲击香港的核心价值包括言论自由,造成长远的破坏。我们得做好准备,跟这股逆流全力抗争。
据观察,泛民阵营中倾向本土意识的议员势必增加,传统民主斗争目标会否向本土派目标倾斜,也是极有可能的。在合适的条件下,本土思潮基础衍生出来的新一波运动迟早会出现,问题是在反“港独”的既定氛围中,本土派如何演绎,还要拭目以待。

页面

订阅 香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