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在新的一期中国人权论坛 “香港与中国大陆:共同的将来、争论的现在”中,我们很高兴地推出新的播客系列。这是在以往两期以香港为主题的讨论—— “ 建设一个共同的未来 ” ( 2011 年第 4 期)和 “ 在风雨中坚守 ” ( 2014 年第 2 期)的基础上,继续探讨现存的民间抗争与香港 / 中国大陆的民主前景两者之间的关系。 这些播客是今年夏天我们在香港与不同群体的人士展开的对话,围绕上述两者之间的关系,介绍不同的声音和彼此对照的观点。播客的片段以原来的语言(英语、普通话、广东话)呈现,文字版则以原文及中/英文翻译呈现。 我们首先播出两段录音,稍后将增添更多录音片段。欢迎加入这一对话,...
(收听播客) “一个历史话语权的争夺战” 这段题为“ 一个历史话语权的争夺战” ,是中国人权播客系列中的一个片段。在采访中,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大陆人谈了每年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纪念“ 六四” 受难者烛光晚会的意义。 大陆记者: 我是来自内地的,然后在香港住了四年多,然后这是第四次参加维园的这个集会。 我是读传媒的,所以也是传媒工作者。因为我是出生在 1988年,所以在1989年之前,所以我出生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就出生之后长大就知道这个事情。 在内地的时候看过一点纪录片,但是知道的不是很多,因为没有相关的书籍可以看。来了香港之后,因为是咨询发达,所以可以上网去看一些书本,包括一些网站,...
2015年6月10日,刘晓原律师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看守所先后会见了维权人士陈启棠(笔名:天理)和苏昌兰。这是陈启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获准会见律师。刘晓原律师说,陈启棠还是那么乐观,坚持认为自己不涉嫌犯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对南海分局立案侦办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向检察院写了控告信。苏昌兰身体仍然不好,患有多种疾病,但看守所以医疗条件有限为由不给她治疗。 晓原律師帖:2015年6月10日,我在佛山已呆了两天,今天下午三时,南海看守所才安排我在3号会见室会见了陈启棠。这是陈启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会见律师。 案件在侦查阶段时,我多次申请会见都不允许。陈启棠还是那么乐观,...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被羁押6个月,当局至今不允许律师会见。2015年4月27日,苏昌兰的丈夫陈德权要求公开苏昌兰的身体状况信息,但其诉讼请求被佛山市南海区法院驳回。苏昌兰的哥哥为此撰文,称妹妹因其维权活动而惨遭当局迫害,并称当局所为为黑恶暴政、灭绝人性、丧尽天良、令人发指。 维权金刚女 生死被秘密 ——记苏昌兰惨遭政治迫害 苏尚伟 我的妹妹苏昌兰由于长期关注弱势族群的维权,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声援人类文明社会福祉,宣传宪法的法治精神,呐喊依法治国的声音,传递国际人权公约信息和理念,惨遭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迫害。 2015年4月27日下午4时30分,...
中国人权 工作人员的思考 在占中运动之前,我完全想不到香港这座城市会有那么多的创意。此前,香港没有真正的公共空间来供民众进行创造和分享。但是占中运动产生了这样的一个空间:它将各社会阶层和不同专业背景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以香港民众从没有过的方式来进行创造。总之,占中运动为香港对自己的设想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2014年10月10日,金钟 所出现的艺术作品自发而短暂,贴在墙上的便贴和街道上的粉笔画。随着运动的发展,这些作品像步入不同季节的花园一样变化。先有黄丝带,在警察发射催泪弹后,各种雨伞的图案剧增,再后来有狮子山的巨型标语和习近平撑伞等。 极富语言创意的标语随处可见。...
占中运动取得极大成功 中国人权 :一般观点认为,目前双方在抗议活动陷入了僵局:北京已经声称,永远不会撤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8月31日决定,而学生则表示不会退出占中。 你对学生有什么建议,你认为如何才能走出僵局? 韩东方 :我认为占中运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远远超出我在运动头几天的预期,因为北京确实听到了香港人的呐喊——不要对我说北京对此充耳不闻。他们肯定已经听到,而如何应对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听到了自己的呐喊。这对一场社会运动尤为重要。无论是否会出现改变,我们通常希望其他人,尤其是政府倾听我们的意见。而香港人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行动为自己的事情,...
中国人权: 谢谢你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现在正是香港人民争取民主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时刻,面临非常复杂的局面。你是香港著名的资深律师,曾经鼓舞了一整代人,包括我们这些一直在国外从事法律工作的人。你是否可以先大致介绍一下目前香港普选所面临问题的法律基础? 李柱铭: 30年来,我们一直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运作。我们是在中国对香港基本政策的范围内争取民主。中国在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中向我们承诺了普选权,但却拖延了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五年。 直到最后,我们才被告知可以在2017年普选产生特首。在今年8月31日,北京又决定,虽然香港民众可以在选举中“一人一票”,...
占领华尔街轰轰烈烈,从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台湾太阳花学运更威猛,激进学生不仅攻占立法院议场,甚至一度冲进行政院,但也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独独在中国大陆,“境外势力”操纵成了当政者的口头禅。对民间抗争,“境外势力”操纵的标签往往一贴就灵,当政者不仅可免于问责,更可获法外授权以镇压抗争民众,杀一儆百。 不幸,这风气也蔓延到了香港。明显的标识,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电视讲话。他在讲话中抨击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国势力支持操纵”。但讽刺的是,就连建制派代表人物范徐丽泰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人给我看过真凭实据”,“这个是一个怀疑”。堂堂特首满口谎言而不顾起码尊严,香港政治的“大陆化...
2014年9月24日 现在好像掉转了。这个“一国两制”做得到的。不过我相信,现在中国的领导人希望现在中国的周永康可以像我们的周永康那么可爱,对不对? 《基本法》起草的时候,总共有59个委员,香港有23个,只有两个是民主派,司徒华和我;那我就是死剩的那一个。 我记得,30年前,剩两天,84年9月26号,我在政府新闻处,是事先给了本《联合声明》看的,这是未颁布之前给我看,是不可以公开的。看完以后,我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一国两制”是完全可以真的成功的。因为可以选特首和立法会由选举产生。我是很开心的。但是到现在普选还没能够落实。等了一次又一次,本来07、08没有,2012没有,...
在香港民众要求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和平地进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对金钟占领区进行了清场。但是,并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样——清场会解决一个“政治麻烦”;恰恰相反,正如一个抗议标语所宣布的那样,这意味着港人为保卫香港的未来所进行的公民抗命的“雨伞运动”,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当香港抗议人士宣布将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开展公民抗命运动的计划时,这已经证明:没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够阻止香港的政治环境和人们政治参与意识所发生的重大改变。 两个多月来,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无力对一个政治问题拿出一个建设性的政治解决方案。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抗议地点的每个角落,...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