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开庭,法院附近戒备森严,20多名声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联,数名外媒记者被带离。 吴淦案秘密开庭,20 多名声援者被抓,外媒记者被带离 国内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吴淦案开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联的声援者名单如下(网络综合信息): 王荔蕻、刘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陆聪利、王译、佩利、李北省、黄怀觉、许光利、凌圣智、何家维、季新华、罗汉生、戈平、王金龙、张茂林、刘惠珍、陈燕华、鲍乃刚。 被抓后,一些人被所属地国保带回;王荔蕻因心脏病等病重已经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来自于 孙东生 的微信:...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刘晓波有敌人,中国人民有敌人。复仇的意志和敌忾的决心,将激发全体人民翻天的巨澜,扫荡极权制度一切黑暗角落,把民族罪人一个个挖出来,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这一天必定到来。
这首诗是2010年刘霞写给狱中的刘晓波的;2017年7月14日,刘晓波死于肝癌的次日,此诗由刘霞的挚友在推特上贴出后在网上广为流传。 黑暗之路 刘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2010年
武器或可毁灭人类,但爱却征服世人。请拿起你们的利剑,刺向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刺向为了我们共同的信仰而选择了用爱以一己之身在敌人的监狱里为所有人殉道的人!
在那本六四回忆录中,晓波嘲笑包括自己在内的六四人物,是走下“十字架的英雄”,这一次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被钉死了十字架上。他的离开,再一次把我们带到那个终极问题:人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如何才能活出生命的意义?如何把我们分散的生活集中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最黑的时刻降临了,但晓波和刘霞在黑暗中仍然发光。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囚禁晓波的心灵,他没有翅膀,却可以像鸟一样飞翔;世界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刘晓波与刘霞分开——即便是监狱,甚至是死亡,他们永远在一起。
从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叱咤风云到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孤独离世,刘晓波的命运绝不仅仅反映出中国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对世界的警报。28年前,谁能想象到今天的世界竟变成这般模样。照这样的趋势下去,28年后的世界不堪设想。丧钟为谁而鸣?但愿刘晓波之死能成为扭转的开端。
“6月27日,我收到来自晓波的一条语音:‘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了,不用担心我,我这是铁蛋坯子,这么多事儿都经过了,这点事儿不算事儿,我一定好好的,坚持到底,为刘霞……’说到‘为刘霞’三个字,他忽然哽咽,说不下去。”
刘晓波去世,唯一的后果是,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08宪章将成为有四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伟大的中华民族走向民主中国、走向自由、法治、富强、文明的指路明灯。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