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昨晚睡前,我已经知道武汉封城了!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我遥远的家乡故土?我只能为你哭泣!比疫情更可怕的中国国情,那就是,对疾病的诊断,首先不是一个涉及生命的科学问题,而是一个涉及权力的维稳问题。
王淑平医生是第一位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学工作者,备受当局迫害,不得不流亡美国。今年9月因心脏病去世。本刊发表陈秉中先生的悼念文章,纪念这位以挽救苍生为念,不计个人得失,以一己之力抗争当今体制的勇者。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香港能够成为国际的金融中心有三个最关键的因素:第一,必须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法律体系;第二,必须有相对宽松的信息流通环境;第三生活条件和自然环境、文化和教育、卫生等设施能够把其他的国家最优秀的人才吸引来。
在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今天,判断一个社会是否足够文明进步,是否有自我纠错能力,只看它如何对待人们对它的批判这一条,就足够了。我们不要再做别的梦了,要做,就要做思想理念和制度文明进步的梦,否则,只能是自欺欺人。
他走了,我失了一个朋友,一个老师,一个兄长。这种痛,是灵魂的抽搐。他为自由而战三十年,为生命自由、国家自由向死而生的奋战,必成为自由战士弥足珍贵的精神源泉,他思想的光影比生命更绵长。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
中国政府正在为如何度过今年的几个时间节,他们似乎真的在担心其中的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共产党政权的忌日,最近采取的歇斯底里的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们内心的恐惧,他们已经恐惧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习近平认为最新的技术手段已经令他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局面。通过“学习强国”软件全面操控基层的思想和舆论空间,习正式开启了中国的“冷文革”时代。不过,信息开放环境下的“冷文革”,能催化更多人独立思考和学习,有助于激发中国人最缺乏的政治想象力。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