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习近平对自己的密谋严加保密。在去年9月底召开政治局会议后,他只将修改宪法的任务交给了三名官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以及习近平的两名亲信栗战书和王沪宁。习利用速度、保密和恐吓,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将整个过程置于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之下,甚至在党内也几乎不允许辩论。
居住在深圳市龙岗区的广西籍青年董奇,于2017年5月24日被捕,次日被深圳市龙岗分局以涉嫌犯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批准逮捕,12月28日被提起公诉。董奇的罪证包括通过网络“加入了讨论民主、讨论我党甚至诋毁我党我国等的70多个微信群”,及通过互联网制作、售卖印有“推特”图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等。本文作者获悉,董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王全璋、屠夫等人的有关消息,也成为董奇的罪证。 “讨论民主、讨论我党”有罪,深圳龙岗董奇被起诉(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云起 居住深圳市龙岗区的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
今天这个焚书坑儒是采取不同的方式。习近平现在在焚书与坑儒两方面都比毛泽东厉害得多。他的言论的控制自从他上台以后连胡锦涛时代、江泽明时代的那一点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也没有人敢说不同的话了。现在是利用各种新的法,只要我听不惯就把你抓起来关起来。
一方面严禁任何独立政党存在并且无情地扼杀网络自由,另一方面又公开地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到中国进行“政党对话”,并且大谈“网络开放”,这究竟出于当事者的无知,还是当事者的无耻?最令人恐惧的是,一旦一个人或者一个政党铁了心要“将谎话进行到底”的时候,常常也就意味著在谎话后面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恶行。
根据国际惯例,凡是给患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都无一例外追究责任直至刑责。可是河南省不制裁河南血祸元凶,却把板子打在受害者身上。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几十万受害者无论怎么告状,没有一例打赢官司,而河南血祸责任人却被带病提拔赏给“顶戴花翎”。
“自由之家”的报告再度将中国评为全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最差的国家,并称新网络安全法带来了更多的限制。
想必戈培尔部长心里也清楚,谎言重复一千遍,那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这位跛子还懂得,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的话,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因为谎言的陷阱到处都是,人们不掉进这个陷阱,就会掉进那个陷阱
只要独裁制度不改变,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们就一定要明白,这是一个谎言大国,我们大家天天都生活在谎言中,人们从官方从政府那里所听到所看到的往往都是撒谎欺骗。在这个国家,不允许你追求自由,也不允许你知道真相,甚至不允许你了解过去真实的历史。
网信办不惜触犯众怒,表明它急于在十九大前建功立业、讨好最高当局的心态,同时此举也反映了最高当局的意志,即把各类网络群组变成党的喉舌、党的工具和党的阵地。问题是,中共能做得到吗?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