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的期刊《学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个“有自由、没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鸣。虽然有人为香港是否真的没有民主而争执,但“有自由”之说,从来没有异议,故此中英两国就香港前途谈判达成的共识声明,香港生活方式不变,并详列各种将“依法保障”的自由。有关自由其后由香港回归后生效的小宪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归之初的五六年,中国政府似乎并未侵扰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觉不俗,这可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定期民调结果可见一斑。 [1] 以10分为满分,香港社会的自由评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间徘徊,而绝大部分时间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当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将于3 月 1 日开始生效。 该条例于2月2日首次公布,新华社称它将进一步“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然而,把该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 2010 年修订 )放在一起辨读,它对国家机密定义的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和过于宽泛,与以往没有任何变化;处于国家机密系统核心的信息控制政策也没有任何松动。 相反,修订的保密法和实施条例专门针对中国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和数字平台采取措施: 扩大国家秘密保护的范围,涵盖所有的公共信息网络,如互联网、 传统媒体和全部领域(硬件、 软件、 服务提供商等), 并对广大的参与者规定了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