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中国人权 与其他39个非政府组织一道,联名向在日内瓦的各国政府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发出公开信,敦促联合国成员国针对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作出决议。 非政府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利用即将于2019年2月25日至3月22日举行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机会,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强烈要求对中国急剧恶化并引起世界日益关注的人权侵犯行为追究责任。 特别是去年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和普遍定期审议对中国人权状况的两次审议突出强调了令人严重关切的人权发展状况,包括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被大规模关押在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严重侵犯了宗教和文化权利;扩大对信息和表达的控制,特别是以“网络安全”...
七十年来,越来越证明《世界人权宣言》是整个人类所有人所向往所希望得到的。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都没有理由不去努力达到《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说的“共同标准”。如果还以各种理由来为自己没有达到甚至故意不去努力达到这个“共同标准”找借口,那一定是不得人心的。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米娜曲折多舛的返乡之旅,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家破人亡,反映着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艰难处境。现在,米娜终于来到被她视作天堂的美国,开启了人生的新页,她难以置信自己能活下来,重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舒畅的活着。
种族隔离政策让当局方便地使用了牢头狱霸伎俩:在全面剥夺其基本自由之后,再给某些犯人一些欺负其他犯人的特权,让他们去殴打、孤立和看管那些反抗者,从而实现秩序井然的管理。假如闹出大事,顶不住外界压力,牢头狱霸也可以用作替罪羊。
习近平显然是打错了算盘!美国两党对中国问题的认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致。中共这些年来肆无忌惮地迫害人权,搞恐怖治国,抨击西方敌对势力,原因之一就是西方国家对中共的倒行逆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情况很难再进行下去了。
中华沃土千里,青壮无数,可惜全被专制阉割成了植物人。因此,人权不仅仅关乎个人的利益和尊严,人权如残缺,对一个社会,必然导致社会堕落,对一个民族,必使民族性丧失,对一个国家,则必使国民性不复存在。剥夺人权的专制之下,只有顺民、奴民,“国”,只是统治者的家,对人民而言,形同监狱。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11月6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对中国进行了普遍定期审议。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仍然是中国持续镇压新疆和西藏地区少数民族、以及公然违反受国际法保护的宗教和文化权利和自由。虽然只有24个国家的政府表达了严重关注——在总共153个发言的成员国中只占15%——但他们却在发言和建议中明确而有力地表达了这一点,其中包括了美国、德国和日本。 “这些发言发出了一个令人抱有希望的信号,显示了至少一些政府确实很认真看待这个联合国程序,而且利用这个高阶层平台公开地要求中国停止明显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但对于各国是否有政治勇气坚守原则底线,以及能否在中国不断用虚假的事实和‘另类现实’...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