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但他的政治直觉异常敏锐,他对中国发起的挑战是一个远远超出贸易范围的制度性挑战。希望美国与中国在贸易方面的这场对峙能开创一个让人们对极权制度彻底放弃幻想的新时代。说到底,一个大国的极权制度绝不仅仅是本国人民的灾难,也必将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举世瞩目的美朝峰会落幕。我们遗憾地发现,在这次美朝峰会上,人权问题被忽视。假如朝鲜真的去核化,从而集中精力发展经济,那当然是件好事。但假如朝鲜选择了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而美国却像当初一味地支持中国经济发展那样一味地支持朝鲜发展经济而回避人权问题,以至于到头来,帮助朝鲜成为一个小号的中国,那对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人的主体性要求个体的独立存在,国家对他而言唯一的意义便是服务于自身的公共存在。国家的暴力本性决定了个体的人受到干预乃至侵犯的程度越高,国家存在的必要性也更加可疑,个体的反抗权利越真实分明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国家的共同体价值越高。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受核心文化熏染,脑子基本已经被核心化。一个既容不下人更容不下思想的地方,一个只唯核心是举的地方,大家都围着“核心”和“核心思想”转了,其他所有人都不重要,岂能还有什么事重要?
人的解放就是人权的实现和人权的进步。人权无国界,凡是侵害人权的思想,人类都有权围剿之,凡是侵害人权的暴行,人类都有权反抗之,凡是侵害人权的体制,人类都有权推翻之。这是人类的共同事务,而非一国之事务。因为我们都是人。
爱因斯坦永久放弃德国国籍72年后,德国决议将2005年命名为「爱因斯坦年」,并将爱因斯坦的政治信条刻在政府大楼上:「国家是为人民而设,而人不是为国家而存在。」72年后德国人终于明白:国家是人民的勤务员,而人民不应当是国家的奴隶。
林昭对人类普遍价值——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人权、独立和正直——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看到这一点,就会深刻懂得林昭的情感、性格、灵魂的伟大和壮丽。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