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大西洋宪章》之后出现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关系法和人权公约文件的基础,是人类道德文明奠基石。阶级斗争理论、极端宗教价值观,这两者与《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等法律文件精神是格格不入,水火不能兼容的。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人权理事会第36届会议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致开幕辞 2017年9月11日 (以下为开幕辞中关于中国的部分,由 中国人权 翻译) 英文全文 中国目前正在起草首部关于拘留所的国家法律,目的在于改善待遇标准,并加强监管及问责。本人对此表示欢迎,并希望中国政府确保相关法律能允许被拘人士会见独立法律顾问和家人;同时对反酷刑委员会在2015年指出的有关在拘禁期间遭受虐待甚至死亡的问题制定相关法律。不久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于在囚期间去世,举世震惊;此前,曹顺利和丹增德勒仁波切亦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在囚禁中去世。另外,...
当年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和制裁。而今天,面临25年来最严重的人权恶化,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却绥靖纵容,甚至满怀拥抱。正如罗斯所说,除非联合国和有关政府出手阻止中国操弄或削弱联合国人权机制,联合国的公信力和维护中国及全球人权的能力都将岌岌可危。
中国在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之后,就有接受联合国及其他缔约国审议中国人权的义务。国际社会批评中国人权状态不是干预中国内政;在诸多国家中,如果只看见美国在对中国人权状态指手划脚,那是因为美国最不害怕中国,还能挺起腰杆履行国际人权条约规定的义务。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绝对禁止对人施以酷刑以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手段,或许是在人类历史上取得的最根本的成就”,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尼尔斯·梅尔泽(Nils Melzer)表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任何对这种做法的宽容或默许,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向完全任意性和残暴倾斜,这将会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同性婚姻释宪案不仅彰显了台湾蓬勃发展的法治、民主和人权,更突显了两岸间的可悲差距。与台湾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大陆的压迫正日趋严重。
权利不会自天而降,特别是在专制治下,如果我们后退一小步,那么权利就会失去一大部。酷刑关乎每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关乎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意志,所以,坚定地站在反对酷刑的行列,是做为一名人权捍卫者必须要面对的选择。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